精品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線上看-第147章 羅斯大佬安德烈看書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半夜时分,白铄迷糊中觉得手臂有些酸麻,挪动中却觉得触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白铄朦胧中看去,却发现手臂正搭在熟睡的安娜身上,顿时被这一幕惊得猛然清醒,酒意尽去。
白铄半弓起身子,轻轻的抽回手臂,然后不经意的再次看向安娜,却发现安娜的双眼已然睁开并狠狠的瞪着自己。白铄心里一惊,嬉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之前有些喝晕了,多谢你了啊。”
安娜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舍得缩回去了,要不要再放会儿?”
白铄甩了甩刚刚缩回的臂膀,尴尬的一笑:“真的可以吗?”
“砰!”安娜反手一劈,白铄被重重的打趴在床上,再也不敢有半分的动静。安娜侧过身去,背对着白铄,再没有多余的话语,房间又显得异常的安静。
天色大亮,白铄才昏沉沉的从床上起来。看了看时间,已是临近中午,安娜却是不见了踪影。白铄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你醒了?”电话里,安娜冷冷的说道。
白铄:“嗯,昨晚的酒可真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白酒加伏特加更容易醉……”
精华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ptt-第147章 羅斯大佬安德烈
“醒了就好,下次看你还逞能。”
“哎,我说,我怎么觉得身上有些酸痛啊,昨晚我是不是跌倒过呀?”
安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跌倒,一定是晚上睡觉不老实给碰的。”
白铄没有听出异样,自言自语道:“床那么软,哪有什么东西能碰到……”
安娜:“好啦,不和你说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白铄:“哎,都中午了,你在哪?我来找你吧,也该吃午饭了。”
安娜:“好吧,我去酒店餐厅等你。”
挂掉了电话,白铄径直向着餐厅走去,在路过酒吧时,看见安德烈又在酒吧的一角和几个人玩加州扑克。安德烈估计赌运有些不佳,一脸愁云,脸色有些憔悴,整张桌子上空也是烟雾缭绕。
这安德烈不会是从昨晚一直玩到现在吧?白铄不禁这样想到。
忽然,白铄发现有一人在拿过牌的一瞬间,手上有些小动作,而他旁边的两人正好替他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并同时和安德烈开着玩笑,这其实是转移安德烈的注意力。白铄在大澳时跟着庄连宏可是请教了不少玩扑克的心得,而这种换牌的小伎俩更是瞒不过白铄的眼镜。
白铄犹豫了一番,还是走了过去。
“嗨,白,你的气色不错。”安德烈见到白铄立即站了起来兴奋的叫到。
白铄:“安德烈,那点酒,我还不放在眼里,昨晚要不是有事,我还能和你干几杯。”
安德烈:“那我可是很期待……”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討論-第147章 羅斯大佬安德烈閲讀
白铄走到了安德烈的面前,拍了拍他那粗厚的臂膀问道:“我说,你不至于从昨晚就一直在这吧?”
安德烈苦笑了几声:“是啊,喝到了凌晨,又遇到他们几个,就玩牌玩到了现在。”
安德烈突然向着白铄身后看了看,有些失望的问到:“嗯,安娜小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白铄:“噢,她有些事情,对了她有句话让我转告你。”
安德烈一愣:“安娜?她有话转告我?”
“嗯,是的,她说……”白铄突然贴近安德烈的耳边然后轻声告诉了安德烈对面那几个人在出千,让他自己小心。
白铄说完,冲着安德烈暧昧的笑了笑就准备告辞离开。安德烈高兴的张开双臂突然和白铄熊抱了一下:“哦,我亲爱的朋友,真高兴你给我转达了这么令人振奋的事情,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白铄虽然也不算弱小,可是也经不住安德烈这大块头这样的熊抱,赶紧推开了安德烈,转身寻找安娜去了。安德烈看着白铄离开后,回过头的瞬间,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狡黠……
白铄在餐厅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安娜的身影,正有些焦急,安娜却打来了电话。原来她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吃高丽菜的地方,于是临时改变了决定,想要品尝一下家乡的味道,让白铄过去找她。
白铄根据安娜所说的位置找了半天,再又打了两次电话确认后,终于在一个十分偏僻的位置发现了那家高丽菜馆。
“怎么这么久。”安娜已然点好了一桌子的菜肴,并忍不住吃了起来。
“我说,大小姐,你这位置也太偏了吧,现在又没有手机导航,哪那么容易找啊。”白铄无奈的说道。
“什么导航?”
白铄这才想起刚才自己说漏了嘴,把以后智能手机上才普及的东西给翻了出来。“哦,我正在思考的一个项目,以后或许能实现,通过手机上的地图就能导航到目的地。”
“嗯,快吃吧,很好吃的。”安娜似乎对白铄所说的东西并不关心,桌上的食物才是她的兴趣所在。
白铄这才发现桌上摆满了十几样菜肴,但是每一样都十分的小巧精致,似乎是一筷子就能吃完一整碟菜。“这也太精致了吧,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粗鲁的野蛮人,好的菜肴需得慢慢品味,来试试这泡菜吧,味挺正的。”安娜细心的夹了一块白菜样子的菜,然后又裹了一些其它的料理,放在白铄的碗中。白铄看着安娜细致拿捏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家庭小妇人,和以前凶神恶煞的样子完全不同。
“不饿吗?怎么不吃……”
白铄立刻先闻了闻,笑道:“吃个咸酸菜也被你搞得这么有仪式感。”然后一口将那白菜吞了下去。
“我说这又不太辣,又不太酸的味道,还不如我们家的泡酸菜拌辣椒油好吃。”
安娜冷冷的瞪了白铄一眼,没有理会他,自己吃了起来。白铄知道安娜有些生气了,也不说话,学着安娜的样子,自己动手配制起菜肴来。吃了几口,白铄觉得实在有些太麻烦,累了半天也没吃着多少,话说昨晚喝了酒,现在肚子正饿得咕咕叫呢。于是试探着问安娜是否能叫碗米饭好填饱肚子,安娜连正眼都没瞧白铄一眼,便用高丽语向老板说了几句。
不一会儿,老板便为白铄端来了一碗米饭。白铄一看,说是一碗,那碗就比平时喝茶的杯子大上一号,不过米饭还算十分的香甜可口。不到半分钟白铄便就着泡菜将一碗饭吃得干干净净。
“嗯,哪个……可以再多来几碗吗?”白铄尴尬的笑了笑,又向安娜问道……
店里的生意并不太好,因此店老板也十分的空闲,安娜一边吃一边和老板聊着,可是都是用的高丽语,白铄也大多听不太明白。老板见白铄太能吃了,又免费附送了两份五花肉,让白铄对老板多了一些好感。
一顿饭不知不觉竟然吃了两个小时,安娜和白铄才告别了老板准备返回酒店。一路上,白铄不停的和安娜说着话,一会儿议论刚才的菜肴,一会儿又聊及其它。安娜依旧是保持着既有的冷漠,似乎是在听,却又没有一点的回应。不过白铄早已习惯,他知道安娜貌似冷漠,其实自己说的她都在听在想。
在穿过一条空寂的巷道时,白铄正兴奋的说起一桩趣事,安娜突然拉住了白铄,示意白铄安静,然后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附近的动静。白铄知道安娜是发现了什么危险,也立刻不再聒噪,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两人又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忽然从旁边一所好似废弃的小屋里,一个硕壮的身影直扑了过来。只在刹那之间,安娜将白铄往后一推,借着反作用力平地跃起向着黑影临空一脚踢去。那道黑影闷哼了一声,便如同沙袋一般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而由于那人太重,安娜自己也被踢出的力量弹开,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和白铄并肩站在了一起。
这时屋里又涌出了两人,凶神恶煞的向着白铄他们逼过来。在逐渐逼近的同时,两人伸手向着衣服内部摸去,显然是有备而来。安娜一瞪眼,刷的一声从身上拿出了两柄尖刺,紧握在手中准备迎战。而那两人却各自从怀中摸出的居然是一把手枪。
白铄见状心中一沉,知道今天有些麻烦了。安娜却全然不惧,依旧冷静的做出准备反击的样子。
那两人一边小步的缓缓走近,一边将手枪上了膛,分别的指向白铄和安娜。安娜的身躯微微往白铄这边凑了凑,竟将白铄挡在了身后,独自面对着两个黑洞洞的枪口。白铄被安娜的这一行为感动了,但一个大男人岂能躲在女人身后,让一个女人独自面对危险。
白铄从安娜身后走了出来,低声说道:“安娜,你不用顾及我,不然咱俩谁也逃不掉。我能够照顾好自己,你相信我。”
安娜也尽量压低了声音,但有些愤怒的说道:“你闭嘴,一会儿我动手你就跑,记得往岔道里跑。”
这时,那两人身后出现了一道魁梧的身影,一双大手从中间分别掰着两人的肩膀,将两人分开,然后现出了身来。
“白铄?呀,还有安娜小姐,你们怎么在这?”这人竟然是之前刚分别不久的安德烈,而被安娜踢倒在地上那大块头便是之前安德烈身边的一人。
白铄谨慎的瞟了一眼拿枪的两人,小心地对安德烈解释到:“我和安娜刚在附近吃了饭,正准备回去呢。”
安娜依旧保持着时刻反击的状态,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
安德烈见状立刻让身边的人都放下枪,然后向白铄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白铄这才松了一口气,也让安娜收回了武器。
安德烈走到白铄跟前,狠狠的拍了白铄的臂膀一下兴奋地说道:“之前多亏你提醒,要不我还不知道要被那几个米国佬骗多少钱。你知道他们几个现在怎么样了吗?估计下半辈子都得坐轮椅了,哈哈……”
此时的白铄依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看了看其他几人向安德烈问道:“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安德烈停止了大笑,回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嗯,你们出现的的确不是时候,不过我相信你们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吧?”
白铄:“那是当然,我一向不爱管别人的闲事。”
“那就好……”
“嘿,安德烈,你不会想就这样放了他们吧?”后面两人有些不满的问道。
安德烈又想了想对白铄说道:“不过为了打消我生意伙伴的顾虑,希望你们能委屈一下,多等一会儿,行吗?”
白铄看了看安娜,安娜略微点了点头。
白铄:“好吧,我们尽量配合。”
安德烈笑了笑,立刻转身过去对那两人说了几句,待那两人点了点头,安德烈才往小屋里钻去。拿枪的那两人,却没有再回到屋里,而是留在外面紧紧的盯着白铄和安娜。
隔着房门,白铄隐约能听见一些屋里的情况。安德烈他们似乎是在里面交易着什么东西,不过对方给了安德烈钱,而货物却是在另一个地方交易,由安德烈用电话遥控指挥着。
很快,一伙儿人从房间里出来,在狠狠的瞪了白铄、安娜一眼后,连同外面看守的两人一起匆忙的离开了巷道。
紧跟着,安德烈也提着个大箱子带着两个大块头从房间里出来,冲着白铄笑了笑说道:“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希望刚才的不愉快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心情,特别是安娜小姐。”
安娜没有答话,甚至没有正眼瞧安德烈一眼。白铄镇静的看着安德烈说道:“没什么不愉快的,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你的事情,今天的事我很快就会忘记的。”
安德烈:“好吧,我也得走了,你们小心点,最好也快点离开。”说罢,安德烈便也是急匆匆的离去。
“我想我们得赶紧走了,这里不宜久留。”安娜说道。
白铄:“嗯,是啊,咱们赶快回酒店吧。”
安娜:“不,我说的是离开这个地区,离这些人远一点,越远越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