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四百二十七章 混沌熱推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坐在副驾驶上,低着头,刷着新闻。
忽地,热搜上一条新闻直接登顶,并迅速在其后出现‘爆’的后缀。
“波兰王国大使馆公告……”他点开,然后就看到了一篇极为肉麻,用词几乎是低到尘埃的外交公告。
“啧啧……”灵平安摇着头:“波兰王国这是铁了心了呀!”
“外交绑架!”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txt-第四百二十七章 混沌看書
哪怕是他,也看得出来。
波兰王国大使馆的这篇公告,虽然用词谦卑、肉麻。
但本质上,其实就是一次外交绑架!
和道德绑架的性质是一样的。
你有那么多钱,我这么穷,你为什么不捐钱给我?
你那么厉害,我这么弱,你为什么不帮我?
而波兰的公告,意思是一样的。
你们的公主那么善良、美丽,你们的国家如此强大、富饶,我是如此的弱小、贫穷……
所以……
请将公主嫁给我吧!
我会对她好的!
我很真诚,非常真诚!
灵平安顿时就对波兰,产生了恶感。
“这样的事情……”他忍不住说道:“要是换我当内阁首辅……恐怕会一纸宣战书,糊到波兰人脸上!”
这是真话!
灵平安天生不喜欢被人威胁,更厌恶类似的外交/道德绑架。
可惜……
他不是内阁首辅,也不是外交部的人。
所以,只能干看着。
“灵公子说的在理!”褚微微在后座笑着回答。
李安安眉毛一扬,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的小跟班的神色。
“微微今天怎么了?”她忍不住想。
李安安对自己的这个小跟班还是很了解的。
出生名门,自幼受过很良好的教育,天性温良,识大体。
所以,她才会一直努力的充当红娘。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二十七章 混沌讀書
可惜,褚微微没有那个意思,自家那外甥又是一个榆木脑袋。
但现在……
这什么情况?
因为那胡家姑娘?
李安安摇摇头,她又不是小女孩了,当然不会信言情小说里的情节会出现在现实。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头我好好问问……”
表面上,李安安努力维持着自己作为长辈和上级的神态。
“宣战是不可能的!”
“最多,私底下进行制裁!”
这也是李安安在外交部的内部听到的主流说法。
联邦帝国过去两百年的外交主流,还是和平、互利、共赢。
虽然各方解读不同,但大方向从来没有出过错。
特别是随着灵气复苏的持续,这一政策的核心从未改变。
在超凡时代,传统的战争,要嘛不打,一打就必须灭国!
成本太高了!
已经成为了最后选项。
再说了……
那位亲王是超凡者,约定俗成的规则是,超凡的归超凡。
最终,此事肯定是两国的超凡者来解决问题。
“不知道,张将军有没有解决那位飓风中将……”李安安想着。
这时,车已经驶出了环城高速,进入汤山路段。
而李安安和褚微微身上戴着的黑衣卫特制通讯器在此时,向她们发送了一条内部通讯。
“波兰立陶宛亲王,飓风中将路德维克,将进入鹿鸣山庄!”
“各部门请密切关注此人的行踪,发现不对,及时通报!”
李安安和褚微微都诧异的抬起头。
“这是怎么回事?”两人同时在心里浮起这个想法。
旋即,两人的思路,导入两个不同的方向。
“上层在下一盘大棋吗?”这是李安安的念头。
“难道……”褚微微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位灵公子:“上面已经知晓公子的底细?”
“所以要借刀杀人?!”
……………………………………
路德维克微笑着,穿着一套定制好的东方儒服,走下自己的专机。
早已经安排好的记者和媒体,立刻一拥而上。
长枪短炮,堵了上来。
“亲王殿下……亲王殿下……谈谈您此行的目的吧……是否和大使馆公布的一致?”金发碧眼的秦陆记者们热情无比。
“亲王殿下,您确定您能够赢得我国长公主的芳心吗?”这是联邦帝国的记者。
“亲王……您觉得您配得上柔安大长公主吗?”新罗王国的记者,满脸愤慨。
“路德维克先生……”来自锡兰王国的记者,充满了敌意:“您是在挑衅天下秩序和国际行为准则吗?”
锡兰王国,迄今没有和秦陆任何一个国家建交。
这是有历史缘故的。
当年,秦陆殖民者,曾残酷剥削并虐杀锡兰的人民。
独立后,锡兰人就素来以‘天下边疆’自诩。
认为自己就是当代的于阗、碎叶、安西。
全国上下,都坚信唯一可以避免自身再次被殖民被入侵被压迫的办法,就是武装起来。
拳头对拳头,牙齿对牙齿。
故此,对锡兰人来说,秦陆的波兰人居然妄想求娶作为天下与文明核心的联邦帝国大长公主。
这是亵渎,是挑衅,更是战争行为!
他们表现的,远比所有人更激进!
路德维克,扫视了一圈媒体,然后无视了新罗和锡兰的记者们的提问。
他以流利的联邦官话说道:“此行,我带着波兰王室与全波兰的人民的友谊而来!”
“大夏联邦帝国,与波兰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千年前……”
“古老的丝绸之路,曾将我们的友谊联系在一起!”
“今天,我怀着古老的友谊,带着对大夏人民的美好祝愿和祈愿而来!”
“我相信,肤色、信仰、地域和文化,是无法阻挡爱情的!”
“柔安大长公主殿下,在很早以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若公主垂爱,我……感激不尽!即使被拒绝,我也无怨无悔,并将终生不娶,等待公主的垂爱!”
这一席话,说的来自秦陆的记者们感动不已,眼眶都红了起来。
而联邦帝国的记者们,则是若有所思。
但新罗、扶桑、锡兰等国的记者,则已经破口大骂了。
尤其是那几个锡兰记者。
“痴心妄想的蛮夷!”
“红毛鬼给我滚啊!”
……………………………………
皇宫之中,抱着白狐的公主,靠在软塌上,看着电视直播画面。
柔安长公主的脸,忽地笑起来。
她关掉电视机。
“皇帝……”公主问着自己的弟弟:“你怎么看?”
今年刚满十六岁的天子,抬起头,稚嫩的脸上,闪现着杀意。
“不瞒阿姐……”小皇帝说道:“要不是李伯劝阻……朕已经一鼎压了过去!”
作为天子,小皇帝与那两件神鼎的契合度高到可怕。
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调用神鼎的威能!
虽然,那两件神鼎,如今的苏醒程度,甚至可能不足百一。
但,若是他祭出,在帝都之中,轻轻松松就可以镇杀神明!
如今,双鼎合璧,阴阳生化,威力倍增。
不夸张的说,双鼎在手的天子,已形同仙神!
以至于智库有分析,将来若是可以集齐九鼎,在世的天子,威能全开,恐怕就和传说中的天帝一般。
柔安公主抚摸着自己的宠物:“倒不必如此!”
“你是天子,怎么能为这样的小事,轻易动用国之重器?”
九鼎乃是社稷器,每一次动用消耗的都是社稷的元气。
简而意之,非是那种得到全天下认可和拥戴的天子。
每次动用九鼎,其实是在燃烧天下的元气和底蕴。
这是已经研究和实验出来的事实。
九鼎虽利,但只能当战略武器使用。
在某种程度上,不用九鼎,才是九鼎最好的使用之法。
“那黑衣卫那边,可有章程?”小皇帝问道。
“自是有的!”柔安公主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弟:“你放心好了!”
公主无比温柔的说道:“便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再看他楼榻了吧!”
黑衣卫,已经和她报告过了计划。
说是欲要叫那几个仙神家族出面,但又隐晦的向她暗示‘有真龙潜于九渊’‘使其疯狂,必将灭亡’。
柔安公主当然看得懂黑衣卫的暗示。
“皇帝!”柔安公主招了招手,让自己的弟弟来到自己面前。
她看着小皇帝,说道:“你记得父皇说过的‘靈氏孤忠’吗?”
小皇帝眼睛迷离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记得!”
靈氏是皇室的秘密,素来只有太子和天子才能知晓。
柔安公主还是因为当年小皇帝太小,不得不由她摄政,并掌握皇室密档,这才知晓了这一桩历代以来的秘密。
和太祖来历、太祖文档等机密,一并为皇室绝密的机密。
而且,这一桩机密的隐秘性,还在其他秘密之上。
因为这机密历代,都是口耳相传。
由上一代皇帝告诉下一代皇帝。
“那阿姐和你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靈氏以两百年之功而进行的那事,应该是成功了!”
“靈氏预言的‘混沌’,恐怕已经降世!”
“祂就在帝都!”
小皇帝瞪大了眼睛。
“祂们成功了?”小皇帝问道。
柔安公主笑起来:“祂们若是失败了……我们还能存在吗?”
小皇帝于是笑起来:“原来如此,难怪!难怪!”
无数谜团,终于有了解释。
“所以……”小皇帝兴奋起来:“祂会站在我们这边,对吗?”
柔安长公主轻轻摇头:“怎么可能!?”
“混沌这种东西,怎么会有立场?”
“就像人类,怎么可能会对蚂蚁有感情?”
小皇帝低下头去,有些沮丧。
柔安公主看着,微笑起来:“阿弟,也不用太担心!”
“若靈氏留下的线索是准确的……那么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有机会,因为这个机缘,而在祂眼中变得可爱、好玩……”
“而不是无聊、丑陋、枯燥……”
“那样的话……”柔安长公主的小脸上,闪现出恐惧:“我们的世界就会被认定为一个讨厌的有害的蚁穴!”
小皇帝听着,身体忍不住发抖。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是怎么对付那些皇宫里发现的白蚁巢穴的。
烧一锅炉的铁水,灌进去。
等冷却后,小皇帝得到了一个可以称为艺术品的雕塑。
柔安公主看着小皇帝的神色,也不想再吓他了。
于是,道:“阿弟,别这么担心……”
“那只是最坏的情况……”
“再怎么说,我们这个世界,也是祂曾经呆过的世界……”
“一般来说,多多少少会有一点香火情的!”
“只要不去惹恼祂……问题不大!”
但小皇帝反而更怕了。
他担心,某天自己一闭眼,天空就裂开了。
然后数不清的流星和彗星,从星空砸下来。
或者,干脆像前些年的那部电影一样,大地开裂,熔岩喷涌,地球服务器一夜回档二叠纪火山大喷发的时代。
…………………………………………
小车驶入车库。
后面,紧跟着的一辆白色小车,也泊入旁边的车位。
“平安,你先去鹿鸣山庄休息一下……”李安安对灵平安道:“我和微微还要去帝都城里加班!”
今天加班是肯定的,说不定还得通宵。
没办法,波兰人的这个举动,直接导致了维京联合王国与希腊王国,也向联邦帝国外交部提交了申请和要求。
显而易见,维京人和希腊人,在紧张的关注事态的进展。
他们可比谁都担心,东方的大夏联邦帝国和西方的秦陆十字教文明世界的联合。
因为若是这样的话,他们就要两面受敌,甚至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
而且,一旦秦陆的十字教超凡者,攻入他们的国土。
那么,秦陆的超凡者,肯定会赶尽杀绝!
就像他们当年对那些顽固的十字教超凡者做的事情一样。
便是昆仑州各国,如今也是惊疑不定。
对昆仑州而言,秦陆是近在咫尺的威胁!
不仅仅是历史上,便是在当代,来自秦陆的威胁与干涉、入侵,也是不绝于耳。
而昆仑州人民,可没有人再想被人绑着送到船上,明码标价,拉去种甘蔗,当奴工!
此外,天下各国的反应,也都是无比猛烈!
扶桑、新罗,已经向外交部提出了严正交涉。
最极端的是锡兰王国。
锡兰王国外交部,已经对此表达了‘遗憾’。
这可是锡兰独立两百年来,对联邦帝国用过的最严重的词!
大抵和指着鼻子骂,没有区别了。
所以,她们必须回去加班!
应付各国,主要是天下各国的超凡者们的汹涌意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