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080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萬界武俠大冒險 ptt-第八百五十四章 八仙傳說-kzq95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就在杨行舟离开万花山不久,八魔中其余之人陆续返回,众人分了杨行舟八部经书,各有所修,凝神参悟,相继闭关。
就在闭关之前,按照杨行舟所传的应对方法,让门下弟子下山参与一些奇怪的事情。
有的弟子降妖除魔,拯救黎民,大肆宣扬万花山祖师的事迹。
这还罢了,更有一些弟子花费重金,让一些文人墨客编纂出八魔的种种神奇事迹,将八魔美化成八位济世救民的仙长。
此时民间已经有八仙的传说,但是并不十分普及,主要是吕祖和张果等人的传说比较多。
如今八魔也开始争夺这八仙的名额,也自称八仙。
加上重金聘请书生编纂故事,让说书艺人四处宣扬,因此很快就名声大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那万花山上有八位济世救民的老仙家。
以至于原本八仙的风头都被八魔给遮盖住了。金钱开道,无往不利!
也就短短几个月时间,“后八仙”的传说便已经深入到民间各地,更是在各个城市内宣扬开来。
酒楼里,欢场中,戏棚内,都有八魔的故事流传。
多年以后,在有关八仙传说的故事里,特意分成“前八仙”“后八仙”,将八魔与八仙做了区别划分,由此“万花山八仙”的事迹流传世间,被改成各种各样的桥段故事。
却说道济和尚在金山寺碰壁,也不生气,哈哈一笑,转身下山,在知客僧转身之后,他已经来到了寺内法海的房间里。
“师兄!”
法海禅师正在室内修行杨行舟所传无上禅功法门,清净自身,锻炼精神,见济颠出现,急忙起身:“前几日听闻师兄与杨先生做了一场,现在一切可好?”
济颠道:“不太好。这一世金身被毁,多年修行毁为一旦。法海,我日后有一场大劫要过,到时你要出手相助。”
法海道:“师兄有难,师弟自然相助,只是不知是什么灾劫?”
济颠摇头道:“不能说,一说就变,变了之后更难做好准备。”
修行中人对于即将到来的灾劫一般都有预感,修为越强,境界越高,这种预感就越准确。
妙影別動隊 秋月春風矣
只是有一点,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即可,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天机立生变化!
所谓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
一旦说出自己遭遇的具体灾劫,天地便会生出感应,由此发生变化,之前所知的灾劫有可能会演变成更大的劫难,甚至难以预知。
法海道:“善哉,善哉,不知师兄如何抵御大劫?”
寶貝太惹火:老公,輕點寵 兮煙
济颠道:“这场大劫越来越猛,我身上法宝怕是经受不住,方丈,贫僧想要给你借一件宝贝。”
法海瞬间明白:“师兄是要借我的紫金钵盂?”
脫線魔法小廚娘
济颠道:“非它不能护住我。”
法海也不犹豫,将桌上摆放的钵盂递给济颠:“这是佛祖所传法宝,最能护体降妖,师兄,还请你善加利用,不可让法宝蒙尘。”
这是佛祖之物,见钵盂如见世尊,济颠不敢怠慢,跪地道:“弟子一定善用法宝,降妖除魔,护持法统!”
他接过钵盂之后,又想说些什么,却听法海道:“而今你被佛门开革,度牒不在,根基难存,师兄,这里不便久留,你……去罢!”
济颠一愣:“我去哪里?”
射雕之不止是兒子
旋即明白:“不错,确实要去!”
对法海微微颔首,身影迅速变淡,下一刻已经到了西湖岸边,来到了灵隐寺前。
刚进大门,就已经被德清和尚看到,登时喊叫起来:“道济!你还知道回来!”
这一声喊,惊动了监寺和尚广亮,急匆匆走到院内,扯着济颠的胳膊,喝道:“道济,你的事发了!”
转头吩咐道:“来人,把道济给我捆了,送给朝廷处置!”
雙鳳旗 臥龍生
几名僧人扑了上来,不由分说,将济颠摁倒在地,用绳子捆了,等捆好之后,却发现捆的不是道济,而是广亮,四仰八叉,嘴里还被塞了一块狗肉。
“呜呜呜……”
广亮不住挣扎,等众僧手忙脚乱为他解开绳索之后,广亮对众人怒目而视:“混账东西,怎么把我捆了起来?呸呸呸,这道济竟然用五香狗肉塞我嘴巴,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将狗肉从嘴里拿出,咽了咽吐沫,一脸不舍的将狗肉扔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心中却道:“这狗肉炖不太入味,炖狗肉的厨艺差了点!比不上前门王五家的味道!”
几名僧人围拢过来:“监寺,现在怎么办?”
綜漫之血海修羅
广亮知道济颠有些神异,但在神异的和尚,也得遵守清规戒律,因此他也不怕,想了想,道:“道济又搞这些歪门邪道来啦!走,去方丈禅院,他定然是在方丈那里!”
当下带着一众僧人,气势汹汹的向方丈禅院走去,刚进院内,就见道济跪在老方丈元空身前,磕头行礼,口中道:“老和尚,你还没死呐!”
元空叹道:“你不来,我怎么能死?今日,你须得送我一送!”
他抬眼看了广亮一眼:“广亮,道济毕竟是我寺僧人,纵然太后发话,那也得讲点人情。今日老衲大限已到,待我沐浴更衣,交待完毕,明日再将道济赶出山门不迟。”
广亮大喜:“你要去了?”
異界之無敵老師
神級葉良辰 壞壞無極
元空:“……是啊,机缘一到,不可失却!”
广亮道:“好,看在方丈的面子上,暂且让这道济再住上一晚,明日你没了,他就走人!”
元空:“善哉,善哉,利欲熏心,七窍难开,广亮,你在红尘之中愈发的如鱼得水了!”
广亮道:“许济颠喝酒吃肉,还不许我驱赶他走?”
元空不再多说,叹息几声,让僧众烧水,沐浴净身,里里外外换了一身新僧袍,披上袈裟,跏趺而坐,手中结印,道:
“尘世一场大梦,
空耗许多精神。
累世轮转修金身,
紧守灵台无尘。
天價棄妻,總裁別太渣
今朝南柯醒转,
原来仍在空门。
此去雷音朝世尊,
總裁綁定下堂妻
全然一片佛心。”
念诵完毕,寂然不动。
道济伸手探了探鼻息,叫道:“好!元空,你总算死了!”
光亮等僧众前去查看,发现真的死了,都感骇然,没想到这方丈说死就死,想到方丈为人素来仁慈,却又觉得伤心。
只有道济鼓掌拍手:“死的好!死得妙!正用得着,你却跑了!”
广亮大怒,伸手推了道济一把:“元空是你师父,他死了,你不伤心也还罢了,怎么还笑起来了?”
他这一推,道济应手而倒,跌落尘埃,一动不动。
一名僧人探了探鼻息,抬头看向广亮:“监寺,道济死了!”
广亮吓了一跳:“我……我只是推了他一下,怎么就死了?”
随后转了转眼睛,道:“先喊喊他,看能不能喊过来,若是真死了,就把他的尸体交给朝廷,就说道济胆小,畏罪自杀了!”
又想了想,道:“要不烧了吧,正好他们师徒一起火化,还省了一个骨灰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