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笔趣-第五百六十一章 遭嫌棄的祖師看書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觉得,芴芒神将被意外地带下凡间很可能和他身上发生的意外有关……
理论上,这大能们准备的‘空灵梦界’怎么可能出现如此纰漏?
而苏礼注意到,芴芒神将在看到他的时候就说过,她已经等了他有一段时间了。
这很很奇怪,既然这是一个需要他入梦才能开启的世界,那又何来‘等待’一说?
于是他不由得猜测,那大衍星君所在的以智慧之光营造的虚假之境,该不会也算在是那梦境中吧?
毕竟既然是制定要在大衍学宫书阁中才能够与上界沟通,那么也就是说这书阁不但是一个坐标定位,本身也是要提供某种能量的。
很可能啊,毕竟没人会想到他这个与上界沟通都能‘串台’,结果‘服务器’还是按照正常时间来运行。
于是就出现了这种超出预料的事情……
苏礼对于这种事情的发生也没办法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发生了意外,但是他的收获反倒是最大的。
相当于是在大衍星君以及在青帝至尊的双重帮助下,他已经彻底了解了世界运行的道理。
额外收获则是小千世界终于开始进行演化……虽然他发现自己这个主人似乎又被踢了出来,但是他也没怎么太在意,反正他还没怎么享受过这小千星界多少好处。
“我要出去了……祖师,你就不能让自己长个头出来吗?”苏礼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任谁身边跟着一具‘无头女尸’都很惊悚的好不好。
但是芴芒则是气急败坏地说道:“这还用你说?可小姐的这副身躯中还有她残存的神力气息,我没办法对它进行任何改变。”
苏礼看着那‘无头女尸’……确切点说是那脖子切口处的那颗小草,忍不住就露出了一种很失礼的眼神。
“呵呵……你这是在嫌弃我吧?我看到了。”芴芒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就冷笑了起来。
虽然她现在是很丢人没错,但是区区一个后辈小子,凭什么嫌弃她?
再怎么说她也是剑崖教的‘真祖’,被人挂墙上顶礼膜拜的!
大不了等她回到剑崖见到了小姐,就跟这个教派主事人好好说道说道,这么个不晓事的后辈就远远得发配了吧。
……芴芒神将已经都想好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得跟着苏礼的,毕竟她对这个世界还两眼一抹黑,她的元神孤零零地还要适应这个世界的法则才能够开始恢复法力。
简而言之,她现在就还是个弱鸡,需要保护……
苏礼收回了自己‘失礼’的目光,然后起身往书阁外走去。
他刚才算了一下自己进入这书阁的时间,竟然是差不多只是三天的样子。
而其中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观赏这书阁中所藏珍物,而从他遇到大衍星君开始到青帝讲法完成一共就只有一夜过去……真的是一场梦的时间。
苏礼对于这些上界大能的手段也是叹为观止,而与这些上界大能接触得越多,他对脚下这方凡间的感觉也就越来越淡了。
可能是眼界高了的缘故吧。
他走出了书阁,在门口就看到了一只狗子趴在那里……
看到肉肠就这么安静地守在门口,苏礼心中是暖意融融的……他的肉肠,果然还是这个样子。
它不能进这书阁,那就守候在门口等待它的主人,直至它的主人回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肉肠的脑袋忽然竖了起来,那敏锐的嗅觉似乎是发现了不对劲。
它猛地转头就看到了身后的苏礼……然后它就一下跳了起来!
就是有些不好的是,一个小不点从它的脑袋顶上被一下子帅飞了开来……
苏礼眼疾手快连忙一把搂住肉肠扑上来的脑袋,另一只手也是一下探出抓住了那被甩飞的小不点。
就见海棠气得鼻子都有些歪地从他掌心跳了起来,然后在肉肠的脑袋上蹦蹦跳跳又跺脚地说:“你就不能稍微稳重一点吗?妾身看到郎君也很开心,但是哪有你这样激动的?”
肉肠一下子缩回了小奶狗大小让苏礼可以一下抱起来,然后它自己则是脑袋一个劲地往苏礼怀里钻,似乎是在拼命吸着这股熟悉的味道。
海棠不由得鼻子也快速抽了两下,然后自己就略略有些尴尬了……她好像有些被肉肠带歪了的感觉?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苏礼却是就觉得陡然间一阵背脊发凉仿佛随时要倒霉的样子……他很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时他的身后又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能快些走了吗?我现在需要尽快找个安静的地方休养。”
苏礼这才醒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连忙说道:“让祖师久等了,我们这就走。”
可惜芴芒在苏礼的身后,没有看到他怀里的东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就看到一个小不点从苏礼的肩膀上露出了头,然后一脸好奇地向她这里看了过来……
“咔嚓~”
芴芒神将当场左脚绊右脚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那无头木身脖颈上的三叶小草抖得好像被装上了电动小马达,一副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
旧书大亨
“小……小姐?!”她问。
海棠则是一下子冷了脸,在苏礼的肩头站起身来,然后抱着她家郎君的耳垂问:“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可以用妾身用过的身体?”
苏礼立刻就感觉到了一种全新的不详征兆……
所以他立刻说道:“她刚才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一时间没有合适的身体给她用,而且她毕竟是我剑崖教的祖师,我以为你们关系很好?”
三叶小草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不是她想趴着,而是她发现自己现在忽然就完全控制不了这具身体了……果然,小姐生气了。
海棠在苏礼的肩头双手胸前环抱,小小的身子居然很是有了些‘女王’的架势。
她不是很乐意的,主要是针对芴芒不是很乐意地说道:“上下尊卑有别,怎么可以就此僭越?”
苏礼大约明白海棠生气的点了,难道说是因为这具木身是她本体原本用过的,若非她亲自赐予,这芴芒神将若是擅自用了就是越线了?
这种事情虽然苏礼并没有觉得有多严重,但是他却尊重海棠的思维方式,所以他歉然道:“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海棠立刻变了一个脸色道:“这和郎君无关,只恨这婢子竟然利用郎君的善心做此僭越之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礼似乎觉得这芴芒的小草仿佛一下子变白了……
毕竟是自家祖师,苏礼觉得这样的芴芒也太可怜了一点,于是问:“那我们怎么处理这家伙?”
海棠气呼呼地双手叉腰道:“当然是把她给埋了啊!”
那三叶小草显得更白了……
……
凤城捕皇考
肉肠被海棠指挥着干活去了,反正主人回来了,它的劲头很足,就让它发泄一下精力吧。
于是这狗子一下变成了‘高大威猛’的形象,嘴里叼起了那具木身就往竹峰下跑。
竹峰满山都是竹林,而在竹峰之下则是有一片苏礼给自己留的地。也不知道是否是血脉里的问题,他没到一个地方落脚就都喜欢开一片田种些东西。
而海棠就是指挥着肉肠往那个方向去的。
苏礼则是找到了自家教主还有古松子,他们也是已经等候多时了。
古松子看到苏礼安然出现,就很识趣地告辞……他知道接下来应该是剑崖教门人的机密,不是他这个外人该参与的了。
只是没想到苏礼在他告辞的时候特意说了一句:“老翁且慢……”
古松子好奇地止步:“小友可是还有什么要交代?”
苏礼则是想了想,然后指着那书阁方向道:“只是想要提醒老翁,或可让那些一心向学的年轻人多去书阁里走走,那是个能够解答这世间一切疑难的所在。”
古松子微微愕然,随后他在这提示下便仿佛明白了什么,连忙激动地冲了回去……大衍学宫传承数万年,又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只是随着修行界的发展,后世之人渐渐没了那种纯粹的向学之心吧,这才使得大衍星君留在书阁中的秘密慢慢被埋藏了起来。
毕竟在这修行界,修为越是高深者心里面装着的事情往往也会越多……在苏礼眼中,那古松子本身也是被重重枷锁羁绊着的。
目送了古松子离开,夏铭这才含笑看着苏礼道:“看起来你这一次让大衍学宫都大有收获……那我剑崖教呢?是否又有祖师传下妙法?”
苏礼的表情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他神色略略有些挣扎,然后想着反正这事肯定瞒不住的,于是就坦白道:“祖师传法倒是没有,但是我一不当心把祖师给带了回来……”
夏铭的表情在这一瞬间肉眼可见地凝滞住了,就好像时间在此定格。
错愕或许会有,可是夏铭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一反应竟然是那种‘果然还是出幺蛾子了’的坦然……
他摩挲着下巴,忍不住把心声给嘀咕了出来:“那种东西平时拜拜就行了,带回来就麻烦了啊……”
苏礼一副心有戚戚然……倒不是说剑崖教不尊师重道,只是他们跟那位上界的真祖是真的不熟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