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q7nl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717章 馮高計謀推薦-mddbm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这个时候,晋亩跳了出来,大叫道。
“丞相,就是他!我本不愿让那个什么伍士入城,他还大胆挥了我一鞭子,我本想将他抓住审问,哼,冯高跳出来说什么为了丞相好,为了我好!”
说到这里,晋亩居然直接哭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哭诉道。
“丞相,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他伍士眼中没有丞相,居然直接打我,冯高更是助纣为虐,这二人都应该打入大牢,腰斩示众!”
丞相见此眉头一皱,冷声道。
“本相做事,需要你教吗?”
晋亩一愣,立刻慌乱解释道。
“不不不,我只是一时心急,替丞相不忿……”
丞相见此一摆手道。
“够了,你闭嘴吧。”
说完,丞相看向冯高,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
“冯高,如若本相没记错的话,你之前是城主的人,主动投靠本相?”
冯高面不改色道。
“回丞相,确实如此。”
丞相闻言一拍案道。
“好,你既染已经投靠本相,见了旧主,又念旧情,竟私自放人入城,你该当何罪?!”
冯高低声道。
“按罪当诛!”
丞相面色一沉道。
“既然认罪,晋亩,落下去,即可行刑!”
晋亩闻言大喜,跳起来抓起冯高就想往外走。
“哼,叛徒,活该有次下场,本将亲自斩下你的狗头,悬挂城头,让所有人看看,叛徒的下场!”
冯高此刻大声道。
“然,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丞相!为了天离城!”
晋亩哪里听得了这话,一拳头砸在冯高的腹部,怒声道。
“少在这里胡搅蛮缠,既然已经认罪,就唯有一死!”
冯高被砸了一拳,面色苍白,说不出话来,只是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丞相,仿佛有千万言语一般。
丞相眼睛一闪,抬手道。
“等等。”
晋亩身子一滞,丞相摆摆手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本相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
晋亩听后,不甘心的将冯高甩在地上。
冯高身子僵硬,挣扎着跪坐起来,向丞相磕了磕头道。
“多谢丞相。”
丞相冷冷回道。
“不用谢太早,本相只是让你说话,并未免你死罪!”
冯高继续说道。
“伍士此番入城,手持城主之令,并直言,眼下天离城仍然姓伍,谁若拦他,伍士便要杀谁。”
晋亩在旁边插话道。
“杀?本将何惧他,我有上万兵士护城,他伍士再能打,能打的过我这么多人?”
“那么损失呢?”
冯高质问道。
“将军只想过两人对战,谁输谁赢,可曾想过,一旦动手,你将至丞相于何地?”
晋亩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道。
“他一个小小的伍士,杀了便杀了,现在城主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位置罢了,他又能奈我如何?”
冯高摇头道。
“岂有如此简单?请丞相恕我冒昧之言,如果丞相是一伙盗贼,只为图些财利小头,大可放开约束,在天离城内肆意哄抢一番,谁若不交出财物,就算是城主,亦可将其枭首示众!”
“然,丞相所图是为天离城,天离城如果大乱至此,就只剩下一座空城。既无百姓,也无官员,无垠之水,丞相就是拿下这天离城,又能成为谁人之城主?!”
晋亩听了,不屑的看着冯高道。
“少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有本将在,有几万士兵,天离城拿下之后,肯定是丞相的,这城主的位置也将是丞相的,什么大公子小公子,我呸,他就是个屁!”
丞相听了眼波闪过一道精光,大手一挥,拦住晋亩的话道。
“你闭嘴,冯高,你继续说。”
晋亩愣了一下,冯高又说道。
“正因为丞相所图是天离城,是一个如以前一般强大富庶的天离城,所以,伍士杀不得,也拦不住!如果杀了伍士,城主几代人积累下来的民心民意将怨恨丞相,就算丞相得了天离城,没有民心的支持,其他势力又当如何?难道,他们就没有取而代之的意思吗?”
晋亩听到这里,几乎是跳脚叫嚣道。
“呸,都是什么东西,还想图谋天离城,他们配吗?只要丞相一句话,我晋亩领兵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丞相面色一沉,深深的看了晋亩一眼道。
“匹夫之勇,谈何大事?!你出去!”
晋亩闻言一愣,大呼道。
“丞相!”
“出去!难道还要本相说第二遍吗?”
晋亩这才起身,不情不愿的瞪了冯高一眼,刚准备扭头离开时,丞相又说话道。
“把冯高解开!”
晋亩愣了一下,又不敢违逆,只好气哄哄的替冯高解开束缚,然后气哼哼的离开了书房。
冯高起身拜谢道。
“多谢丞相。”
丞相坐在位置上,眼中精光闪烁。
“你继续说。”
冯高点头道。
“此时,不宜与城主大动干戈,即便是要取而代之,也要名正言顺!”
丞相淡淡道。
“如何名正言顺?”
冯高伸出手指道。
“一个字,等。”
丞相闻言面色一沉,冷笑道。
“等??还要等到何时?天离城已然大乱,各地纷纷上报有逆贼横行,天离城内更是爆发流民出逃,眼见人去城空,真要等到天离城成了孤城吗?那本相取之,又有什么意义?”
冯高拱手道。
“丞相所虑,应当也是其他势力所虑,不是吗?”
丞相眼睛微眯道。
“那又如何?”
冯高继续说道。
“所以,现在就看谁有足够的耐心,等到任何一方势力忍不住先动了手,城主之位空缺,他人若敢自立,丞相只需要振臂一呼,诛杀奸佞,届时,必定民心所向,众人从之,大事可期!”
丞相深深的看了冯高一眼道。
“你看得出来,其他人看不出来吗?如果他们就是要与本相拼耐心,又当如何?”
冯高听后笑了笑道。
“那也无妨,名义上,丞相还是我天离城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们积蓄力量可没有丞相这么方便,他们不动,丞相也无需有何动作,暗暗的积攒实力。只待城主府中生变,丞相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起兵讨伐!”
丞相听了这话,只是微微耸动了一下眉毛,低声道。
“幸得城主信任,本相执政天离城二十年有余。眼下,天离城已乱,城主之子纷纷回城,我自当稳住民生,为天离城计,为天下黎庶计!”
冯高闻言微微一笑,拱手道。
“丞相对天离城有大恩,若不是丞相鼎力相助,当年城主之位能不能坐稳也是一个问题,眼下,城主病重,丞相仍然励精图治,为天下生民,为天离城的未来,丞相还需忍耐一些时日,待叛贼跳出,当头一棒,大事可期!”
丞相深深的看了冯高一眼道。
“没想到小小的校尉居然有这个见识,此前从未听过冯高之名,你投入本相麾下,与本相见面第一件事,却是为你旧主而来,你不觉得,还缺点什么吗?”
冯高没想到丞相如此多疑,立刻跪倒在地道。
“丞相,冯高在城主府多年,不受重用,不得提拔,终日做一名记数小吏,眼见天离城大乱,这才投靠丞相府,冯高不避人,功名利禄,冯高所愿!”
丞相闻言哈哈大笑,指着冯高道。
“好一个市侩之徒,功名利禄在你嘴中如此便宜,你倒说说,放伍士入城本相可以原谅,为何连那马车也一并放入城中呐?”
冯高闻言,惊而起身。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原来丞相早有眼线在外……就算冯高不出面阻止晋亩将军,丞相也必定不会让这件事情闹起来!是冯高越俎代庖了……”
丞相淡淡的看了冯高一眼道。
“倒也无妨,如若是本相直接派人出面,会打破眼下城主府和丞相府的平衡,与本相而言,你出面阻止,倒也算是一件功劳。”
说到这里,丞相忽然伏低身子,深深的看了冯高一眼道。
“但是,你若是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为什么要放马车入内,今日,你走不出丞相府!”
冯高闻言缓缓起身,向丞相拱手道。
“丞相计谋深远,冯高远远不如。想必丞相已经想通了所有事情,唯独没注意到驾车之人!”
丞相眉头一皱,冷声道。
“驾车之人?不是一个车夫吗?”
冯高沉声道。
“正是这名车夫,所以,不能阻拦!”
丞相没再说话,听冯高继续解释。
“驾车之人叫做庞大,是海狼帮的人!此前,他带人出城在外劫掠过路商贾,今日,却亲自驾车陪同伍士回城,这里面,难说是什么道理!”
丞相听了这话,立刻坐直身子,眼中闪起一丝阴霾。
“竟然是海狼帮的人!难道,这伍士与海狼帮达成了某种交易?”
冯高摇头道。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伍士自幼习武,爱和江湖中人结交。海狼帮未易主之前的帮助血狼,正是伍士的好友。庞大此人我也认识,此前乃是血狼的侍卫。两人应该早早就有联系,此前,城主府和海狼帮的斗争,很有可能因为这个伍士的归来,产生变化!这庞大就是佐证,现在,尚不得知,庞大驾车是因为和伍士的私情,还是因为代表海狼帮做事……”
“若是代表海狼帮,丞相就更不能拦住马车了。当下,海狼帮势大,万一城主府和海狼帮已经暗中有约,丞相这一拦,就是得罪了海狼帮。如果两方勾结,针对丞相……”
话说到这里,丞相明白了冯高的意思,不由大怒,愤而起身。
“我就知道!本相就知道!城主府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好啊!好!和海狼帮勾结在了一起,准备一同对付本相,那就休怪本相无情了!”
冯高立刻起身道。
“丞相,眼下不宜妄动!“
丞相怒视冯高道。
“难道是本相想要动手么?庞大是海狼帮的老人,给伍士驾车,这伍士又如此嚣张,不把本相的人放在眼里,是何用意?岂不已经很明显了?”
冯高连忙拱手道。
“丞相,小不忍则乱大谋,况且,此时此刻,还不能确认海狼帮和城主府是否达成一致。如果这个时候出手,很有可能逼迫他们结盟,到时候就真的对丞相不利了!”
家有恶魔弟弟 夏汐依
见冯高说的如此自信,丞相眉头耸动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一眼冯高道。
“你有计谋?”
冯高微微一笑道。
“丞相慧眼,下臣不敢隐瞒,确实有一个想法。”
丞相大袖一挥,重新坐到位置上,眼里充满了欣喜。
“说!”
“丞相,眼下天离城大乱的局面,各方都在捞好处,城主府里一派静默,海狼帮此前如此欺辱城主府,他们的结盟会这么顺利么?就算他们结盟,那又如何?难道,丞相就不能结盟其他势力?”
丞相眼睛一闪,笑道。
“先生心中已有乾坤,大可说出来。哦,快快请起,坐下慢慢聊。”
冯高起身拱手道谢。
“多谢丞相!”
“无须多礼!”
城主府内灯火通明,书房内的灯亮了一夜……
却说伍士,带着马车进了城,一路上,只看见甲士巡街,原本热闹的天离城,此刻就像一座空城那般,人人紧闭大门,街上空落落的,就连狗都不敢叫一声……
路上遇到几波巡查的甲士,看到城主令牌后,都予以放行。
直到走到城主府这条街时,被一个人拦住。
“前方乃是城主府,你是何人!速速退去!”
伍士见状一阵鼻酸,不由高呼道。
“二哥?!”
那人听到声音后,身子一颤,大叫道。
“伍士?!三弟!是你?”
伍士连忙下马,两人奔跑相迎,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二哥,是我,我回来了!”
“好!好!好!你终于回来了,父亲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快!快!我们一同回府!”
御灵女帝 夜泯邪
伍士刚走出两步,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马车道。
“二哥,先别急,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二哥听后眉头一挑道。
“哦?”
罗天此时也推开车门,跳下马车,伸了一个懒腰。
“这天离城说是鬼城也有人信呐!”
“放肆!你是何人,天离城如何,与你何关!”
二哥怒斥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