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iyw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00 入住-19vwt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关上大门,整座大宅就自成一体。
刚刚还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努力装出见过大世面的愣子几人,在这一刻就跟照了照妖镜的猪八戒一般,瞬间原形毕露!
一个个瞪着大眼,在这建设的极有江南水乡风韵的宅子里上蹿下跳,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很稀奇。
“哎?这都是什么破道?弯弯曲曲,跟羊肠子一样,匠人干活时候是喝醉酒了?”愣子沿着狭小的园间小路左扭右拐,硕大的屁股扭得极为销魂。
跟在他后面的甲一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呸!没文化!不知道这叫三步一景,五步一园,处处见绿,步步见景?读没读过书?”
“读书?”愣子停下脚步,气鼓鼓的瞪着他问:“俺是没读过书,不过请问你这读过书的,路不就是让人赶紧走到想去的地方?像是这样的路,有个屁用?”
甲一没想到愣子会问出这么有水准的话,一时间整个人都被呛住了,半响才咳嗽道:“咳咳……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这样确实没个屁用,真不如咱关中宅子里的青石板路,直来直去的方便!”
强强联姻:恶少请接招
愣子见甲一无奈之下,也同意自己的看法,不悦的脸上立刻浮现出得意之色:“哈哈,俺说就是嘛,这万一要是吃坏肚子,窜稀上个厕所,那还不得急死?”
旁边,小东听俩人说的有趣,也凑上前开口:“那你不能直接在草里解决?”
“扎腚!”
愣子看了看周围多带木刺的花丛,理所应当的抛出两个字,结果立刻引来一阵的哄堂大笑。
期间还夹杂着类似“你的脸皮厚,不怕扎”的挪揄话,气的愣子哇哇乱叫,恨不得撸起袖子跟那些混蛋拼命。
“好了好了!一个个的,恶不恶心!”
而眼看这群粗胚越说越不像话,走在最前头的萧寒终于忍不住回头一人一脚,包括愣子在内,将他们踹的抱头鼠窜。
————
在宅子里大体浏览一圈,又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外面就有人喊萧寒吃饭。
因为他这是第一天来到湖州,加上想换换口味,所以这一餐的厨师,是湖州县令特意留下的那几人,至于胖厨子,他总算可以歇歇了。
这些天在船上做饭诸多不便,可算是把这个胖子累坏了,据说足足掉了好几斤肉,虽然萧寒一点都没看出他的体型有啥变化……
自己一个人吃饭有些诡秘,所以萧寒喊来愣子,小东,紫衣等几个贴身人一起享用美餐。
在花厅坐下,厨下立刻就将早已经预备好的菜端上了桌,整个花厅便沉浸在一股浓浓的香甜味道里,让舟车劳顿的萧寒几人瞬间感觉食指大动。
要说这湖州县令也是个妙人。
他为萧寒特意准备的菜,并不是昂贵的山珍海味,却胜在一个新鲜上!
太湖里的黄鳝,东海里的明虾,以及各种类似于羊尾,鱼球等江浙地带的名菜,无不透着一个鲜亮。
这让习惯了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关中汉子在享用美食的时候,也在大感新奇。
当然,因为太新奇,中间也冒出过笑话。
比如菜到一半时,厨子端来一口大大的白瓷坛子,放在了桌子中间。
待他刚一掀开盖子,还未来得及介绍,在座的愣子就脸色一变,厉声朝那厨子呵斥:“你这厨子好没有道理,竟然敢拿一只坏鸡给俺们!难不成好鸡都被你偷吃了不成?”
“咦?坏鸡?”萧寒他们几人这时刚伸出筷子,打算品尝一下新菜,闻言都把筷子停在了半空,有些莫名其妙看向愣子。
这坛子鸡汤分明很香啊!愣子是怎么看出好坏的,难道他这家伙平日里看起来焉巴的,还是个“叫鸡”的行家?
如果说,萧寒几人只是诧异,但是那厨子听了愣子的话,却吓得差点没跪地上。
他早知道这屋里面有个连县尊都要巴结的贵人,所以做菜时都恨不得拿出十二分功力!现在听到出了篓子,真正的是吓得心都要跳到外面去了。
本着死也要死的明白,厨子哆嗦着大腿,伸头瞅了眼坛子。
不过以他多年的做饭经验,根本没看出什么问题,所以只能哭丧着脸连连作揖:“大人莫要吓唬小人,小人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偷吃您们的菜啊!这坛子里的鸡,小人敢拿性命保证,绝对是最新鲜的,因为它刚才还是我亲自宰杀完,不可能会坏啊!”
“嘿!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愣子听他还敢狡辩,登时更气!抓起一双筷子,就把坛子里那只通体乌黑的鸡给叉了出来。
“来来来!你看看你看看!这鸡整个都黑了,真当俺没偷过……啊呸!没吃过鸡!”
愣子此话一出,全场顿时哗然!
紫衣神色古怪,小东憋的脸通红,至于甲一,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鱼汤全给喷到对面的甲二头上。
主位上的萧寒,此时更是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无力的朝那厨子挥了挥:“你继续上菜,他这是逗你玩呢!”
“我没……”
愣子也是一根筋,到这时候也没察觉出不对,正要梗着脖子再说下去,小东却是实在是忍不住,赶紧跳起来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接下来的话全给憋回了肚子里!
太丢人了,堂堂一个国侯身边亲卫,却连只绍兴乌鸡都没见过,这要是传出去,他不要脸,自家侯爷还不要脸了?
厨子最后还是千恩万谢的退了出去,但是看他古怪的眼神,萧寒就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看向愣子的目光更是越发的不善。
“没见过乌鸡是吧,今天就让你见个够!把这整罐鸡吃了,一滴汤都不准剩!”
“啊?”愣子呆了,嘴巴都张大了。
“再‘啊’,就连骨头一起吃了!”萧寒眉毛一竖,寒声说道。
”吃,我吃还不行么?”愣子悲愤交加,闭着眼,跟吃砒霜一样咬了一口黑鸡,不过很快,他就睁开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手里的鸡。
“哎,这玩意,还挺好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