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lbi笔下生花的小說 代號候鳥 起點-第四十章 到底是誰展示-08ft4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曹若飞看着李安平按着大腿,忽然想起一事,这个李安平会不会是当初在抚仙楼被自己所伤的那人。
这个想法并不是曹若飞凭空而来,他的下线从别的地方取得了赵征远是地下党员的情报,而且赵征远在昆明执行的最后一项任务就是破坏他刺杀卢汉的行动。
在确定赵征远是地下党员后,他虽然制定了暗杀行动,但真正动手的却是“鹤”陈晓。
陈晓事先溜进赵征远的屋内,在他热水壶里下了安眠药,趁着赵征远昏昏欲睡的时候按照曹若飞的要求用剃须刀割开了赵征远的喉咙。
曹若飞他们没有查到赵征远有下线,所以他认为抚仙楼那人就是赵征远。直到他察觉到李安平似乎是在针对他,他查出李安平和赵征远走得很近,甚至李安平常常去赵征远生前所在的看守所。
我愛上了美女上司
人鱼之歌
李安平的户籍档案记载着他从没出过省城,起初曹若飞相信了,后来一想,重新补上户籍档案也不难。
要证实李安平是否就是抚仙楼那人并不难,他还记得当时他用剃须刀伤了那人的左脚大腿。
李安平这次刚好是左脚大腿受伤了,此时,他可以借给李安平检查伤势为由证实他的猜想。
“你怎么样?伤得严重吗?我帮你看看。”曹若飞说着弯下腰,伸手就要去检查李安平的伤口。
死宅的成神之路
李安平先是见曹若飞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怪异,他心里不断犯嘀咕,见曹若飞把手伸向自己,李安平担心曹若飞此时会向自己下毒手。
他下意识往后直退,手按住伤口不放,说:“不用,不用,你先去救人吧。”
曹若飞岂能容他争辩,他双手已经握住了李安平的双手,一边用力拉一边说:“让我帮你,我以前在解放军部队时学过急救。”
百密一疏的曹若飞出现了一个不经意的漏洞,他的档案上并没有记载他在部队呆过。
李安平查过曹若飞的档案,上面写的是他1948年才从法国留学回来,在法国期间和回国后他就帮助了很多共产党员。
武極宗師
心思再缜密的人,在紧急的情况下说话也不会那么周密,李安平隐隐感到曹若飞恐怕不是要加害自己,而是另有所图。对了,是自己左腿上被他所伤的伤痕!如果不是上次曹若飞忽然在他面前提起赵征远,李安平恐怕还不会这么去想。
狂拽冷少妖嬈妻 簡尾喵
李安平知道不能让曹若飞看到自己大腿上的伤疤,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就是不肯把手松开。
曹若飞不可能一开始就用尽全力,他感觉到李安平手上的劲儿越来越大了,他正要加力却听见李安平说:“陈克海!我在这里!”曹若飞连忙转头看去,陈克海带着特务稽查组的人赶来了,他不能再用强了,只得放开李安平。
趁着曹若飞放开自己起身去和陈克海等人布置任务,李安平清楚曹若飞还有很多机会和借口来看自己的伤口,他一狠心,捡起地上的一块玻璃碎片,把被曹若飞所伤留下的伤疤处划开,一直划到“天鹅”刀伤伤口。他还特意把结疤的皮给划掉了,划过之后,他把玻璃丢了出去,痛得大汗直流。
医生也加入了救援队伍,一名医生过来先帮李安平处理伤口。李安平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医生,医生见他伤口很长,便用剪子把他裤子剪开。
身为救援指挥之一的曹若飞则一直在旁边看着医生给李安平包扎,他看见李安平左大腿上并没有什么伤疤。
简单处理好伤口后,医生把李安平抬走走了。曹若飞留意到地上李安平留下的血迹像是从两处留下,然后汇集到一起的。他想起刚见到李安平的时候,他左脚只有一道伤口,但医生给他做处理的时候似乎是一道很长的伤口,难道这其中有问题?
李安平伤得不轻,连夜的监视加上失血过多,当晚他在医院发起高烧,并陷入了昏迷。
……
1949年10月,曹若飞为查明卢汉是否会起义脱离国民党而进入昆明。他到昆明时傅云父母刚刚被抓捕,他掌握的情报并不清晰:傅云父母有可能是云南地下党负责人,共产党参与和卢汉秘密谈判的人员之一。
曹若飞没想到当局会如此快下手先抓了傅云父母,这让他原先的计划全部落空。到了昆明,曹若飞重新制定了计划,他准备冒充地下党上演一场假劫狱救出傅云父母,然后骗去二人信任获取谈判信息和他们手上的地下党名单。
人算不如天算,当曹若飞正在疏通关系的时候,李安平营救傅云父母失败导致傅云父母次日就被秘密枪决了。
曹若飞气得暗暗大骂相关人员都是饭桶,难怪会丢掉大好形势。
傅云父母这头的线索虽然断了,他们的女儿或许知道些什么。曹若飞把骗取信任的计策用到了傅云身上,他找到伤心欲绝的傅云,告诉她自己是来接她的地下党,现在正有一股军统特务盯着她,甚至已经接近她了。
萌化之旅
正承受着失去双亲之痛,本又单纯的傅云相信了曹若飞的话,尤其是曹若飞说出了几件傅云父母鲜为人知的事。

娇妃难猜:腹黑王爷追妻路
曹若飞之所以急风急火把傅云带走,他是担心傅云会被真正的地下党接走。傅云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没和李安平道别就被曹若飞带出了云南。
在随后两个月时间里,曹若飞用尽花言巧语也没能从傅云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他被傅云的美貌和单纯所吸引,起了爱慕之心。
曹若飞并不只是倾慕于傅云,他的疑心使得他反而不会相信过于单纯的人,他坚持认为傅云脑子里一定有他想要的。
刺杀卢汉失败后,曹若飞骗傅云说他破坏了国民党军统特务刺杀卢汉的行动,正被他们追杀,又带着傅云到了北方,并被安置进了省城的市公安局出任副局长一职。
曹若飞对傅云千叮嘱万嘱咐,要她对自己地下党的身份保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