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ze6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六十一.曾經的守護者讀書-lmsbi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普拉达的故事难以理解其逻辑。
不了解真实含义前,陆离能做的只有分出部分注意,保持这根“线”的连接。
陆离做过类似的事——故事里的吉米兄妹。所以他没显露出生疏和迟疑。
霸宋西門慶 三王柳
其余注意回到上面的选择题,思考该按照“乐园”的基调进行回答还是——
思绪忽然被打断,发完试卷的年轻教授径直走向陆离。狭长的眼眸弯曲着,不含掩饰的炙热几乎要融化陆离。
陆离保持着牵系普拉达的思绪,注视年轻教授挤到身旁。柔软的身躯可怖地似要吞噬他的躯体。
“前三个问题只是幌子……”年轻教授低语,身体仿佛正承受难以忍受的痛楚,带着闷哼。“后三个问题……遵守本心去答……”
颤抖身躯离开座位,陆离注视她的背影,安静思索。
她帮过自己一次,这会是第二次么。
請叫我策神 君君小舍
视线触及桌角的花盆,陆离忽然回忆起冥冥之中带上它的念头,以及踏入“乐园”后得到的唯一提示。
【主知道一切,亦会安排好一切。】
于是陆离做出选择:在小镇保护居民并想办法驱逐恶灵、将迷路的旅人带回城镇,还有与眼魔蠕虫共同相处。
陆离并非激进者。如果可以交流沟通他不会吝啬自己的善意。
写上答案,困惑陆离的只剩下难以算作问题的最后一题。不过它似乎不需要去思考和回答,仿佛只是试卷上可以忽略的污渍。
年轻教授在陆离答完题目后就收走了羊皮纸,陆离暂时自由了,在成绩公布之前。
年華花落孤殤年淡
学生们异样的注视下,提前完成考试的陆离离开教室。
空荡寂静的灰暗花园里游荡的身影都已经消失,陆离在长椅上坐下,静静等待着结果。
但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浮现在台阶上。年轻教授拿着陆离的那份羊皮纸,狂热的如同得到想要的答案,冲向喷泉旁的陆离。
她离站起的陆离越来越近,又在即将冲撞上去时减慢了速度,就像许久未见的恋人般,温柔而炙热,冲入陆离怀中。
“感受到了吗?我拥有了身体……”细弱的呢喃从年轻教授口中传出,或是说……安娜。
怨靈纏身 宮雅
她曾经几乎快要遗忘作为人类时的感觉。成为幽灵后,她没有触感,没有味觉嗅觉,也没有痛苦,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团拥有自我意识,又被世界排除在外的影子。那种感觉远比吃没放任何调味品的食物要难以忍受。
但在进入乐园后,被赋予了身体的安娜重新得到这些失去依旧的感知,尤其在抱住陆离之后,身体和心灵的每一处都在欢呼雀跃。
“为什么你会来这里……”安娜轻轻用脸颊摩挲着陆离肩膀和脖子,她感觉自己快要融化在陆离怀里。
惡魔賢者 賣盤的狐貍
陆离的声音似乎依然平静:“一小时已经过了。”
“但我说的是让你回去。”
“我没有听。”
这话由陆离说出,比任何情话都要动人,安娜抬起头,那双弯曲的眼眸渐渐变成醉人的迷离。
似乎将要发生什么,不过这时,不解风情的陆离问道:“现在王城是什么情况。”
他已经知道为什么安娜没能在一小时期限中回去农庄。
“要说很久……”安娜不想破坏这份气氛。
“先说重要的。”陆离松开安娜坐回长椅上。
安娜紧贴着陆离坐下:“‘主’是古神,它在寻找什么。”
“寻找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某个存在,可能是某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谁告诉你的这些。”l陆离问,这种句式不是安娜的说话风格。
“一位老猎魔人学者……他在临死前告诉我这些。”人类身体放大了安娜的情绪,她任何想法都通过那双弯曲眼眸表露出来,比如现在的感叹:“那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和我交谈就像是和人类交谈一样平常……”
这种感觉安娜只在陆离身上感受到过。尽管有一些人也会冷静面对安娜,但区别对待本身就是一种异样。
深宮十二年
而且猎魔人本身就是对应传奇探员,全视守夜人般的伟大人类传奇。
“想听听老学者的分析吗?”
“嗯,不过先告诉我古神是什么。”
他上次接触古神这一词汇还是理查德计划中那具“古神之躯”,而那又并非正确的称呼,起码那道虚幻缥缈的意识纠正了它的真实存在:旧日者。
“古神是从远古就一直存在的古老神祗,祂们与人类息息相关,同时也更接近宗教里对‘神灵’的描绘。”安娜显然是转述那位老驱魔人的口吻:“祂们像是更加强大的邪神,但又不会那么极端的混乱邪恶。”
祂们如同这个世界的守护神,抵御外界入侵。对待人类,它们大多秉承着一种漠视态度。只有信仰祂们的人类会得到一丝眷顾。古神虽然不像宗教里虚构的神那样对人类抱以无端的善意,但足够了。能够无视占领后院的蝼蚁而不是去踩上一脚本身就是一种善意。
但因为某些不可言知的原因,横亘在岁月长河中的它们渐渐销声匿迹。有些陷入沉睡,有些被封印,有些则已经死去……
死去的神祗不会消散,它的神尸与神性仍会秉承它的意志,留在世界上缓慢改变着周遭。
而王城里发生的变故就是源于这点:一位早已死去的古神之躯被丢到了这里,它那浩瀚的力量改变了规则,将王城变为“乐园”。
“他觉得这次入侵是场充满恶意的游戏。那些来自星空的存在注意到聚集起的驱魔人,于是将古神之躯抛到这里……”
让曾经保护世界和人类的守护神与人类对立,这种行径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恶意。
“但祂的残留意识没这么做。”陆离低语。
乐园里杀戮人类的只有那些怪异……作为神性具现化的那些城卫兵仍然秉承着公正。
“嗯,那个老人也这么说……”安娜回忆着老人说起这段内容时的悸动悲号:“伟大的神灵已经死去,躯体被外来者肆意玩弄,可它残留的神性仍不忍伤害世人……”
“祂叫什么?”
陆离想到试卷上最后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