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y4優秀都市小说 《電影人傳奇》-第380章 死亡相伴-0n6hw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救护车很快到了,呼啸着将李杰送进医院抢救。
郑毅和几个同事坐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诚惶诚恐地等待着。好几个小时候后,手术室的红灯暗了下去,手术室的门打开。
先是两个手术助理走出来,随后是主刀医生。医生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手术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他摘下口罩,露出沉重的表情。
看到医生的表情,银幕前的观众心里都咯噔一下,意识到李杰很可能没抢救过来。
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着的郑毅他们,都站了起来,神情紧张的看着医生,希望从他口中获得好消息。郑毅和李杰是搭档,他比其他人更关心李杰的安危:“医生,手术情况怎么样?李杰他没有大碍吧?”
医生承受着所有人的目光,斟酌了一下措辞,神情凝重地道:“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刀子伤到了病人的内脏,我们没能抢救过来,实在很抱歉。”
郑毅他们都楞在了原地,眼里先是震惊,随后被无尽的悲哀所取代。李杰性格活泼、喜欢助人为乐,是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在警队里,大家都把他当成小弟弟,可现在他就这么被人给捅死了。
極道仙壺
凌晨一点的时候,郑毅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进入房间后,他看到浴室的灯是亮着的,就道:“阿织,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梁织没有回答,浴室没有声音。郑毅觉得奇怪,就走到浴室门前,打开了浴室门。
在浴室门打开的瞬间,一股强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梁织穿着白色连衣裙,靠着浴缸,坐在浴室的地上。她右臂垂在地上,手边的地上有一把带血的水果刀。她的左手放在浴缸里,鲜血将浴缸里的水染得通红。
郑毅整个人都傻了,他从来没有想到梁织会自杀。
郑毅在原地停顿了足足三秒钟,被惊得出窍的灵魂才回到身体内。他大叫一声“阿织”,转身找来纱布帮她把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然后抱着她冲出了房间。
郑毅驾着汽车一路狂奔,将梁织送进了医院。梁织没有抢救过来,在郑毅回家之前她就已经死了,医生对此无能无力。郑毅抱着梁织的尸体嚎啕大哭:“阿织,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你走了我一个人可能怎么活啊?”
镜头切到郑毅家,郑毅在书桌上看到了梁织的遗书,然后打开了遗书。
一見傾情:億萬首席寵甜妻 我是夏淺陌
镜头切换到梁织视角,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由于受金融风暴冲击,梁织的公司开始大规模裁员。公司经理以裁员为要挟,要与她发生关系。梁织想拒绝的,可考虑到自己一旦被裁,她和郑毅就没能力供房子,银行就会收走房子拍卖,他们不但会失去房子,还会背上500万的债务。她告诉经理,就陪他一次,但以后不要再纠缠她了。她觉得这样虽然对不起郑毅,但至少挽救了这个家。
可是梁织错了,经理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得手后继续以裁员要挟。当梁织觉得这么下去不行,开始反抗后,经理就真的把她裁掉了。梁织想重新找工作,但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裁员,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梁织和郑毅本来就是负资产了,现在她又失业,接下来他们的房子肯定会被收走,而他们也将从此背上巨额债务。她偷偷办理了离婚协议,承担了所有的债务。做完这一切后,她在浴缸中放上热水,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梁织坐在浴缸边,流着泪道:“对不起,郑毅,我先走一步了。如果有下辈子,希望我们还能做夫妻,希望我们再也不分离,希望我们能够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镜头切回现实,郑毅捧着遗书呜呜地哭着,就像一个被遗弃了的孩子。
镜头切换到客厅,电视机正在播放记者对黄四郎的专访。郑毅靠墙坐着,整个人处在一片阴影中,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现场观众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体里透出来的悲伤与绝望。
驅魔農民工 大少
黄四郎是香江首富,但为人极其低调,平常从不在媒体上露面,也不接受媒体采访。但最近香江房地产市场崩溃,不断有人自杀,舆论和媒体都在冲黄四郎喊话,昨天又发生了抗议者围攻黄四郎总部的事。在这种情况下,黄四郎不得不站出来,接受媒体采访。
在采访黄四郎的过程中,摄影师给了黄四郎手一个特写,在他的手上有一块红色胎记。处在阴影中的郑毅猛然坐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黄四郎的手。巨大的杀意从他身体里渗出来,弥漫在空气中,如有实质。黄四郎就是他追寻多年,始终没有找到的凶手。
郑毅没有急着找黄四郎报仇,而是来到警察局,通过档案查到了黄四郎的资料。
黄四郎是在六七暴动之后横空出世的,六七之后几年房价暴跌,他趁机买入大量土地资产,打下了基业。80年底初,中英谈判开始后,他又利用房价暴跌的机会,大量吃进土地以及廉价资产,一跃成为香江首富。
想到最近楼市暴跌,以及黄四郎总部前那些抗议者的话,郑毅意识到最近的金融风暴很可能是人物制造的,喃喃地道:“他们故意制造出金融风暴,目的就是让香江经济崩塌,楼市崩盘,这样他们就可以抄底,以低价收购大量优质资产。香江马上要回归了,而香江回归之后,中央政府不可能任由香江经济低迷,肯定会大力扶持,将香江经济重新拉起来。这样一来,黄四郎他们抄底的资产就会暴增几倍!真是好算计!好手段!”
从警察局出来,郑毅找到一个帮派头目,从他手中买了一只带消音器的手枪,还买了五十发子弹。傍晚时分,他敲开梁织经理的家门。开门的正是经理本人,他不认识郑毅,问道:“你找谁?”郑毅根本不跟他废话,提起手枪,对着他脑袋开了一枪。经理像木头一样倒在了地上。郑毅转身就走,身后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刺耳的尖叫声。
郑毅开着汽车一路前行,《狮子山下》的音乐再次响起,这次的《狮子山下》不是罗文演唱的,而是用马头琴拉出来。本来非常励志的《狮子山下》,此时却无比的哀伤凄凉,透着深深的绝望。
汽车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向上,很快来到山顶黄四郎别墅外面。郑毅从车上下来,以警察的名义骗开了大门。进入别墅后,他枪杀了两个保安,向黄四郎所在的房子走去。
郑毅走进客厅的时候,黄四郎正和老婆、儿子和女儿在餐厅吃饭。黄四郎家的金碧辉煌,与处在骚乱中,到处都在防火,到处都在上演流血冲突的香江社会形成鲜明的对比,简直就像两个世界。
黄四郎开始以为遇到劫匪了,在知道郑毅是当初自己制造的灭门惨案中,幸存的那个孩子后,意识到自己是在劫难逃。他爽快的承认了罪行,还告诉郑毅,自己不过是白手套罢了。真正主导一切的人在政府部门,在英国议院中。在他们眼中,这个城市的市民是种的草,每隔十几年就可以收割一次。
快穿:男神大人,寵上天!
黄四郎不希望给孩子留下阴影,哀求道:“我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你好歹当过警察,犯人上刑场都要满足他的心愿。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别当着孩子动手。”
郑毅微微点了头,淡淡地道:“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
话音刚落,他抬起手枪,对着黄四郎老婆和儿女连开三枪,将他们打死。
现场观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谁也没想到郑毅没有杀黄四郎,而是把黄四郎的儿子和女儿杀死了。放映厅响起了一片吸气声,其中一些女观众更是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流氓系統
摄影机镜头对准了黄四郎的儿子和女儿,他们躺在地上,额头被打出了血洞。他们静静地躺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充满对生的留念以及不甘,像是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现场观众绝大部分观众都不忍看这一幕,把脸转到一边,其中一些观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还有一些观众无法忍受如此残酷的画面开始离场。
戛纳电影宫虽然是新修的,但电影宫的椅子跟其他电影院是一样的,都是木制椅子,当观众离场的时候,座椅会弹起来,发出啪啪的响声。在郑毅枪杀黄四郎的孩子,许望秋给被杀的孩子特写镜头后,现场那种“啪啪”的椅子弹起声就响了起来,并很快响成了一片,就好像在下冰雹了似的。
夏梦他们听到密密麻麻的响声,都感觉头皮发麻,不由紧张起来。怎么会有这么多观众退场,电影的口碑肯定会大受影响吧?
许望秋知道郑毅枪杀黄四郎儿子和女儿会引发争议,肯定会有观众退场,对此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他大致数了一下,退场的观众大概有四十多个,并不算太多。起码比《苦月亮》要强,《苦月亮》有一百多人退场。
电影继续放映,郑毅说出了枪杀黄四郎老婆、儿子和女儿的原因,他就是要让黄四郎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让黄四郎尝尝看着亲人死去,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绝望。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残酷的笑容,对着黄四郎道:“黄四郎!这是你应得的!”
黄四郎试图反击,用盘子攻击郑毅,却被郑毅连开书抢打死。黄四郎虽然死了,但郑毅内心的愤怒没有平息,给枪重新装上子弹,对着黄四郎尸体不停扣着扳机,直到将枪里的子弹再次打光,将黄四郎尸体打成筛子。他将手枪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盯着黄四郎的尸体咬牙切齿地道:“黄四郎,这就是一棵草对你们的反击!”
说着,眼泪从郑毅的眼眶里流出来,顺着脸颊缓缓往下流。
现场鸦雀无声,观众都被江大卫的表演深深震撼了。郑毅由内而外散发着的悲伤与绝望冲击着他们的内心,让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冰窟,被一股巨大的寒意包裹着。
職業修行者
波兰斯基由衷地赞叹道:“这个表演简直太完美了,将人物内心被黑暗吞噬的过程完美的呈现了出来,简直可以拿去当心理分析的教科书。”
贝托鲁奇也忍不住道:“这个表演太出色了,电影节虽然才刚进行了一半,很多电影还没有放,但我觉得影帝的归属已经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