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xmk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招起手,以示尊敬!-d2577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天庭开始了行动。
很快,人族便有了感受。
“你们说,这天庭是不是太给我面子了?”
人族王庭中,风后望着左右火师大臣,朗声大笑,从容自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如果只看他的神态表情,定是想不到人族眼下面对的是何种处境。
“你还笑的出来?”
侯冈坐在右手侧首位的位置,此刻看着风曦,有几分无语。
与此同时,左手侧首位的王庭大将、曾为巫族方面顶尖大巫的尤,翻看着手中的情报,长叹一声,“我是笑不出来……压力太大了。”
“周天星辰,照耀大千……舍血海、九幽之地外,洪荒山河上,星光无所不至!”
“当年,龙凤纪元的时候,星空就是凤凰阵营的大本营。”
“为何?就是看中了这种战争方面的便利。”
大尤眸光深邃,“境界不同,层次不同,玩法不同。”
“大罗,是能活跃在时间层面的生灵。”
“而周天星辰,普照洪荒无数年……星光洒落在岁月中,看起来一直默默付出,无私奉献,可有朝一日也会成为致命的绞索。”
“星的光,现在被接续了!”
大尤长身而立,转身望向王庭之外,无视了所有阻隔。
“哗啦!”
他单手一拂,时光若水波涟涟,显出更深层次的一角真实。
在那里,岁月、星光的概念被抽象着编织连接在一起,层层叠叠,积弱成强,聚小为大,最终化作一张前所未有的大网!
时之网!
星之网!
天之网!
沉积在时光里的每一缕星光,共同构筑成伟大的奇观……哪怕这些星光,早已经被各种吸收、消化……但是,只要存在过,它们总能以最精微巧妙的方式,撬动以倍计,甚至是十倍、百倍的力量!
这力量,是洪荒的本源力量,是人道苍生的终极伟力!
不知不觉中。
天地的元气被取用,人道修士的法力被借调……哪怕是人族的地盘中,被阵法守护;哪怕是人族阵营的修士,本心并不愿意。
但是,这不是你守护与否、愿意与否,就能豁免掉。
纵是心不甘、情不愿,也被动的成为了这张宏大的星之网络中的一枚棋子,身不由己的贡献力量。
——除了大罗。
“唉。”
许多火师大臣望向了人族内外,看着自家子民浑然不觉中,被一根又一根等闲难以看见把握的丝线连接着,自身的精气神被巧妙的借用,浑化作一方无边无涯浩瀚大阵的一个微不足道阵基。
力牧伸手,轻易就截断了一片丝线。
可是,当他的力量收回,绵延时光无穷的岁月星光之网重又覆盖下来。
“别做无用功了……”侯冈摇头,“除非你一直消耗力量,否则这种影响就始终都在。”
“这是大罗对大罗之下的层次碾压,除非同样的大罗出手……可出手,也没法彻底化解。”
“对面掌握周天星辰本源,在判定上,先天就高你一头!”
“你要耗费更多的力量,更多的精力,才能对冲抵消。”
“降维打击,欠债还钱!”
侯冈感叹,“有些人说什么——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
“但事实上呢?”
“当天有大罗,落子在时光绵延的界面上,万古前的契约早已书写妥当。”
“没有人能欠大罗的钱。”
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欠债还钱,早晚得连本带利的吐出去。”
“现在,便是如此。”
“只要受过星光的照拂,或以之为法力的元气来源,或以之为修行磨砺的外力,就是欠了周天星辰一份债。”
“这债,平时不显,甚至不会追究,还上赶送钱给你……可一旦如眼下这般,天庭的大罗有需要,身不由己就会被绑架上车。”
“涉及无量苍生,控盘洪荒苍茫,最终星罗棋布,成就——命运棋盘!”
侯冈话音中带着一份沧桑,恍惚间让在座的火师大臣感受到一种浩大至极的意境,那是命运洪流在咆哮、在奔腾!
“这,才是天庭镇压根本大阵——周天星斗大阵,真正的、彻底的打开方式,是战略手段!”
“而非之前那些,看起来打架威风凛凛,狂猛霸道……那不过是战术手段罢了。”
穿越之王爷的单纯王妃 离洛萱
“格局上,先天就差一筹。”
侯冈评价。
“那这般看来,曾经的天庭还有留手呐?”风后笑道,“而且,这种手段……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留手?不存在的。”侯冈嗤笑一声,“之前天庭不玩的这么大,是因为庖栖啊!”
“毕竟,这命运棋盘的最初设计人是谁?就是曾经在凤凰阵营中打工的伏羲!”
“帝俊是疯了,才会拿这手段对付庖栖……”
侯冈翻了个白眼。
各种初始代码,都在对手心里掌握着……玩这么大,是生怕对面不会入侵进来么?
“现在,庖栖退休养老去了,天庭中的羲皇保持沉默,不再会成为阻碍,天庭自然敢玩的大胆些了。”侯冈无所谓的道,“至于你觉得似曾相识?呵……是不是想到了佛门的那些借贷抽成手段?”
风曦先是一愣,而后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侯冈啧啧感叹,“他们曾经就是一伙的嘛!”
“接引玩借贷,能玩的这么溜,是因为在天地银行中担任高管位置……而这天地银行,发行管理气运功德,那都是谁的设计的?”
“伏羲啊!”
“天地银行,命运棋盘,本身就是出自一人之手,思想理念一脉相承。”
“天地银行存在的意义,发行货币,对标各种修行资源,刺激生产,经营洪荒……存钱贷款什么的,都是常规操作啦!”
“命运棋盘,本身也是这种形式的延伸……只是相比起来,暗中埋了些坑而已。”
“同时,命运棋盘比佛门的宏愿信用借贷,档次高了许多,威胁性也上涨许多。”
侯冈说到这里,整个人认真了起来,“哪怕是放狠话,也是这命运棋盘更有力度。”
“风曦,我想你应该能理解。”
风曦眯着眼,稍作沉思,而后缓缓点头。
“不错。”
站在稍高一些的角度上,很多事情都一览无遗,有大局上的覆盖。
佛门的宏愿借贷,按下去不是太困难。
命运棋盘嘛……
风曦只要稍微想象一下类似的场景——
有人大喊,本平台提供了多少多少人的就业,养活了多少多少小企业,打压下了实体的店铺……谁敢动我,那大家就都别想活!
“啧,一家独大啊。”
风曦只得评价道。
“独大是独大,但掌握在圆满状态天庭手里的时候,那还是很好用的。”侯冈笑道,“最高天帝,以此调控整个洪荒的修行资源分布,以及各种道统间的平衡——只需要稍稍调整一下主流修行的体系,让星光元气成为重要支柱就行。”
“谁听话,就允许接引星光,辅助加速修行;不听话,那就没你的份,自己忍受慢腾腾的提升效率。”
“只要天帝公事为重,公心尚存,那整个洪荒便能稳中有进。”
“可惜呦……现在这样的力量,成为了我们的对手。”
“你这才刚上任,天庭就给你打开了这战略威慑……啧啧啧。”
侯冈叹气。
“这般一来,我们要对付的,就不只是天庭的战争力量,还要面对天地!众生!”
真就是——禁招起手,以示尊敬!
“唉……”风曦吐出一口气,看起来很无奈,脸色却不如何慌张,“这事,真是好生叫我为难。”
“我承认,凭我自己,是干不过对面的。”
他笑了笑,“但是嘛,这也不该是我接手的对手。”
“自然有人顶上。”
“命运棋盘,曾经是凤凰一脉的巅峰手段……那,当年与之可以一争高下的龙族阵营,也该有几把刷子的吧?”
“不然,也不至于等龙祖被罗睺魔祖刺杀,忠心精锐更是为其所诛绝,才宣告了这方霸主的崩溃衰亡。”
“也对。”侯冈颔首,同样笑了,“龙族也是有杀手锏的。”
“而且,如今的巫族嘛……有许多都是当年龙族阵营的顶尖核心!”
“时间祖巫烛九阴,水之祖巫共工,土之祖巫后土……”
侯冈侧身遥望不周山里的巫族大本营,眼神意味莫名,“他们所走的道路,不像凤凰那样的花里胡哨,命运棋盘控场人道,涉及苍生,摆布命运。”
“就是纯粹的掌控!”
“掌控最根本、最必要的基础资源!”
“坚持以核心意志为最大主体,一切布局围绕此项展开,唯我独尊,唯我独神!”
“这里面,有龙祖苍龙的霸道,是大一统;也有女娲的变化,造化万千,资源重组与调配,大工厂,大体系!”
“其实细细推敲下去,当年的凤凰一脉可谓仙道的源流,潇洒随性,百花齐放;而龙族,则是最初始的神道霸权,体系严谨,尊卑有序!”
“龙凤之争,也可以说是神道与仙道的理念交锋!”
侯冈话音刚落。
整个苍茫洪荒,无量人道苍生,耳边同时有如幻听一般,响起了澎湃激烈的心跳声。
伴随着那心跳,洪荒都似乎发生了最微妙的变化。
寻常生灵不觉得。
但是对于最顶尖的修士——大罗而言,一切都是历历在目。
像是那与水有关的事物……
沧海在咆哮!
云雾在翻卷!
雨雪在纷飞!
……
到了最后,生灵体内的水,也在涤荡着微妙的大道涟漪。
它们原本是自然的,循着无数时光岁月前诸神共同制定好的规则、也即大道,在运行着。
然而在此刻!
一种最高权限的代表插入了,进行接手!
而这,绝非唯一。
整整十二种权限,涉及到了洪荒宇宙的基石存在,是覆盖大多数生灵生存的必要基础条件!
五行轮转,金木水火土并行,涉足许多生命的生存的物质根基。
时空组合,摆布六合,确定前后左右上下,光阴定序,明确思维的认知增长,有序提升自我……这是生命思想认知的必要助力。
风雨雷电天气,转动世间万象……有道是人身小天地,天地大人身,天人合一之下,天地的变化,亦在影响生灵,潜移默化间的改变心灵,改变情绪,悄然影响生命的成长轨迹。
恍恍惚惚之间,十二种权柄,包圆了一个生灵的漫漫一生。
这,便是巫族的战略手段!
随着十二祖巫的发动,时光长河变色,无尽的时空追溯,干扰抵消着妖族设定的命运棋盘。
“了不起。”
海盗猎人爱神号1 夏日紫
风曦看着这一幕,“真的了不起。”
“我本以为,天庭的周天星斗大阵在理念上就是巅峰、难逢敌手,眼下所见,曾经的龙族阵营也是有几把刷子,我们巫族更不简单。”
炼丹高手在都市
“物质,思维,情绪……各有布局,各有落子,全部都给包圆了。”
“物质基础,离不开我们巫族的布局;思维认知,我们亦有插手;情绪认知,类似文娱产业,同样也有痕迹留存。”
“不是单纯倚仗力量为胜,而是有自身的根基。”
风曦慨叹,深切认知到了什么叫做“底蕴”。
这种底蕴,不是单纯的战力,而是一种时光岁月层面的设计。
没有相关布局,那就是输不起。
因为一旦输了,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昔年龙凤之争,看起来是龙族扑街了。
可而今再看?
有许多神圣,选择抓起了这壳子,重新上市,角逐宇宙之巅!
“无怪乎,共工祖巫跳的那么厉害……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风曦微笑,“若是我没猜错,这套模式最早设计人应该就是他了……现在这套体系在巫族中发扬光大,他作为创始人,不能以此盘古,反而可能为女娲娘娘作嫁……”
“换作是我,我也不太甘心。”
风后对左右而道。
“正是!”
火师大臣皆道,“作为娘娘的臣属,我等必要镇压此獠的贪心野望!”
他们说的干脆果断。
风曦看着,心底却暗自摇头。
‘总感觉……有些不靠谱……’
‘巫族的痕迹太深了些。’
‘虽然说,可以在之后将巫族吸纳进来,从此巫族的就是人族的……但人族最好,还是有自己的禁招才行。’
‘五帝……五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