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p8m優秀言情小說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討論-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鑒賞-me9oq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网游之全能炼金师
甄家弟子快马加鞭的跑回客栈,只想着把器皿丢失的事情告诉甄道乾。
“万旦,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去?”
甄万旦停下脚步看了说话人一眼,说话人面色红润,无须,鹅蛋脸配上那大眼睛,正是帮主甄道乾的弟弟甄道坤。
“二老爷你到啦,见过帮助了没有。”
这个甄道坤是帮主甄道乾一奶同胞的弟弟,但跟那个一本正经,一手操持整个紫砂帮的哥哥相比起来,他就有些不值一提了。
身为武学世家却不爱练舞,一心钻营在学问和商业里面这本就是一个异类,加上他这人最喜四处交友,经常跟着三五好友去了名胜古迹游玩许久不露面。
很多外门弟子可能根本没见过他的真容,就连甄万旦这个内门大弟子也对他印象稀少,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言更是少的可怜。
可这样一个人在紫砂帮的建设上却称得上功不可没,听说就是他到处找人才帮紫砂帮联系到了便宜的漕运船只,大大节省了成本。
这个人不像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是一个内有乾坤的人物。
这一次武试,甄道乾特意在来之前给自己这个许久未见的弟弟去了封信,邀请他一同前往宁州,并且拜会一下这次来帮助他们一起运货的宋公公。
可那时候甄道坤正与朋友在武嵋山游历,去往宁州需要坐大船经过三个州县才能抵达,不得已甄道乾只能跟弟弟约定在宁州相聚。
“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去?”甄道坤看甄万旦额上的汗水,又问了一遍。
甄万旦刚想开口又转念一想,这大庭广众若是全都知道了我们紫砂帮丢了货,岂不是自找麻烦,更让大家看我们不起。
“二老爷,在这里说话人多口杂,跟我去客栈,我正好有事禀告帮主。”
甄道坤点点头,看他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便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了。八成是帮里面出了什么问题。
他朝身后两个白衣秀士拱拱手,笑着说:“雏雉兄,涛龙兄,我那边还有些事情,暂不能陪二位游玩了,等我那边安顿下来我再去找你们。”
橘子 七月有利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那两个白衣秀士好像双胞胎一样,因为穿着打扮的相似,一打眼还真容易把他们两个当成一对孪生兄弟,但仔细一看就看出了两位秀士的不同之处。
一个高,一个矮。
一个有须,一个无须。
一个清新脱俗好像天外散仙一般,一个手掌粗糙好像就做农活一样。
这时那个长的高有须,如散仙一般的秀士笑吟吟地走过来拱手道:“甄兄家里有事就快去办是要紧,我与雏雉兄去酒肆等你。”
“好好好,今夜不醉不归。”
说完甄道坤就跟着甄万旦直奔天缘客栈。
……
智圣武馆的比试全都结束了,只等着后天武试彻底结束之后看看这些弟子能否被门派选中了。
宋阿牛这时候悠悠醒转过来,虽然刚才比赛的时候受伤不轻,可好在没有伤及到内脏和骨头,躺了半天也能稍微站起来了,只是一条腿还跛着。
“阿牛,你没事了吧?”汤小面走过来问道,刚才宋阿牛在台上的表现他全部看在眼里,这个童年挚友已然变成了一个宁折不弯的勇士,自己心里对他颇为敬佩。
宋阿牛傻乎乎地一笑,上窜下跳地蹦了蹦,但马上就因为牵动到了伤口,龇牙咧嘴又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斯哈,没事,就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只是这次惨败,估计是没有门派愿意要我了。”一想到自己白白练习了多年,这次回去又要再练四年才能再次参加武试,想想眼泪就夺眶而出了。
张教习拍了拍宋阿牛的后背,安慰道:“其实不一定,每次武试不是只有获胜的选手才会被选中,只是获胜的选手展示了自己已有的才学,被选中的机会大一些。”
“是啊,我听说百年前白天南大侠就是在武试的时候什么也没做,舍己为人救了两个小顽童,就被当时最大的门派侠客山庄选中了,这才成就了侠名。”一个弟子也走过来好心安慰道。
“是啊,武林当中义字当先,别人一看你这个有骨气肯定喜欢你。”
智圣武馆的弟子们把宋阿牛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一是为了让他宽宽心,二来也是实话,刚才的比试大家都看到了,哪个门派不喜欢这样铁骨铮铮的真男儿呢。
日落西山,月挂枝头。
今天的比试依旧彻底结束,众人的脸上也没有了昨天的那份期待,有人欢喜有人愁。比的好的,有更多机会的自然欢喜,而相对应那些差的心里不免惴惴不安。
常生财靠在一个小房子墙上,看着众人的样子,思绪神游仿佛回到了自己高考的那个时间段。
这些一个个走远了孩子们不就跟考完试离开校门的考生们一样吗,他们的前程在这里有了一个暂时的答案。之后的日子里他们是继续追寻自己的武侠梦还是安心务农娶妻生子在这里就有了答案。
很快他就在这些或活泼或颓唐的身影里看见了汤小面,汤小面现在一脸疲态,他明明昨天就已经赢了一场,今天又大出风头定然有很多门派进行拉拢,可不知为何好像并不开心的样子。
“小子,过来。”
汤小面看见叫自己那人正是常生财马上三步并作两步,疲惫的鞠了个躬说:“谢大侠。”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行了,别装了,我不想跟我晚上去抓孙空悟去了?”常生财走过来,嘿嘿地笑道。
这一下子把汤小面又搞精神了,他瞪圆了眼睛看过来说:“那就快去吧。”
常生财点点头,之后吧上午去甄道乾仓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直把汤小面听得一愣一愣的,长个大嘴好半天闭不上。
“你的意思是,这孙空悟留下字条说是今天偷只不过是个障眼法,他昨天就动手了?”汤小面哪层经历过这样的大事情,顿时心痒难耐,只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到仓库看个究竟。
常生财摇摇头沉默不语,对于一个看过无数悬疑推理小说的人来说,这件事情不能那么简单的思考。
就在两个人前往码头仓库的时候,一个瘦小的男子轻轻翻上了房檐,躲在暗处观察起两人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