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ad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術士百年 txt-第三百一十一章:惡魔知識相伴-2p3tn

術士百年
小說推薦術士百年
先前嘈杂的嘶鸣声彻底沉寂了下来,只剩下渗人的咀嚼声与磨牙声。
房间里密密麻麻挤满了红眼黑毛的凶暴鼠,火焰蒸腾起的热浪并没有影响到凶暴鼠们的食欲,没有了外敌的威胁之后,这些啮齿类生物彻底暴露出了种族的凶残本能,连同那些软弱受伤的同伴一起被列进了食欲列表里。
密密麻麻,堆叠在一起的鼠群之中,唯有中间被空了出来,两道人影从逐渐收拢的火焰中显现出来。
扑通!
如同焦炭般冒着热气的笨重躯体重重地砸落在地上,来自异类的超强生命力让它还在苟延残喘,但下一刻撕裂的疼痛让它忍不住再次嘶鸣了起来。
凯尔一手拎着满是绿色粘液的大型双手重剑,一手拎起魔物的上半截人形躯体,一脚踩在那已经烧成坨的蜘蛛躯体上,满是轻蔑的道:“就这?!”
被龙脉术士掐住脖子的魔物尖叫嘶鸣着,刚裂开胸腔上它真正的大嘴企图反扑,凯尔就将手中那柄已经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的双手重剑直接塞了进去。
立刻大量有着高腐蚀性的荧光绿色的汁液从魔物的大嘴里溅了出来,滴落在魔物的体表上,伴随着大量的浓烟发出了腐蚀的嗞嗞声,痛得这头深渊怪物身上的所有嘴巴放声尖叫起来。
第一醜後:皇上,求翻牌
反正这种备用的各类武器在空间腰包里有的是,年轻的龙脉术士根本就没打算回收这柄已经快报废的双手重剑。
龍族(李榮道) 李榮道
凯尔一边像拉锯般拧动拉扯着双手重剑,一边看着眼前这个扭曲的怪物道:“说,是谁派你来的,你之前嘴里的‘大人’是谁?”
“停下,停下,你这比魔鬼还恶毒的混蛋,我说,我说!”
魔物用充满了污秽气息的恶魔语尖叫着喊道,“没有谁派我来,我只是闻到了灵魂那浓郁的香味溜过来的,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大人是无尽深渊里的一名恐怖的领主,现在的萨梅丽尔就是祂的,所有女巫的灵魂在契约里都归属于祂。”
“你说的大人是一头深渊领主?”凯尔眉头一皱问道,“它叫什么?”
“不知道,我不知道!”魔物尖叫着道,“我只是一头小小的魔物,连塔那厘都算不上,我又怎么会知道大人的恶魔真名,我只知道大人是一名恐怖而强大的巴罗炎魔!”
巴洛炎魔!!?
凯尔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这是一种源于血脉中,近乎本能的恐惧。
在凯尔所学到的恶魔知识体系中,恶魔的形象千千万,但整个恶魔深渊中,明确被认定为只有两个恶魔种族,一个是奥比里斯,另一个就是塔纳厘。
而塔纳厘是如今深渊中当之无愧的主人,或者说是深渊最恩宠的造物。而巴洛炎魔可以说是站在恶魔深渊中,整个塔纳厘族的顶点,是整个下层世界中当之无愧的宠儿。
虽然说,在奥斯德兰大陆上,凡人经常将深渊恶魔与炼狱魔鬼的形象混为一谈,但所有流传下来的大恶魔或大魔鬼的形象基本都是以巴洛炎魔为原型,诉说着各种关于下层世界的恐怖怪诞和噩梦。
这些长着巨大蝠翼,通体通红,肌肉健壮,似乎永远被深渊之火缠绕着的巨大怪物们是所有恶魔中最被敬畏的存在,是塔纳厘恶魔们最向往的进化模板,就连那些掌握了一个深渊层面的恶魔领主们都必须尊敬的存在。
都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名,那些被法师记载的强大恶魔中少有是关于巴洛炎魔种族为深渊领主的,但已知的深渊领主中,实际上巴洛炎魔占据的领主数量是最多的。
凯尔磨了磨牙,在凯尔的记忆里,一头巴洛炎魔,混得最次也是全等级26级起步,挑战等级为20+。
偽娘革命 偽將
因为身为巴洛炎魔,初生就是生物等级满级20级,直接进入了传奇领域,再加上自身投入的职业等级模板,少说在30级以上,而一个加持了“地狱领主”模板的巴罗炎魔?
凯尔的脑海里想的不是怎么跟人家大恶魔死磕,而是如何溜之大吉,千万别看到我!
妃朕莫屬
凯尔突然有了一种明悟,为何在游戏中号称“人型自走炮”的术士混得不如法师招人待见了。
極品教主 騎牛看唱本
按照他前世的代入感来看,魔力就好比是金钱,施法者就是用金钱做生意的买卖人。
靠自身血脉天赋施法的术士全都是只会靠吃老本的败家子,实力上限全看自家祖宗,一代只比一代弱,所谓的魅力加值其实就是“富二代光环”。
六道黑蓮 釋衲衣
而法师就不同了,全都好比是自主创业的个体经营户,弱是靠“死记硬背”只能混个温饱,纵观历史记录里的那些顶级法爷,全都挂靠金大腿,有着一张无敌大炮嘴,所有可交流的魔神和大能者对这些法爷来说就好比是银行,只要是能交流的,哪怕是敌人,他都能给你忽悠瘸了,各种借贷直接让你怀疑(神//魔)人生。
終極都市獵人 沈淪天羽
重生洪荒之蚊道人 佛血
传奇法师们依靠自己过人的智慧,能从这些掌握强大力量的存在手中借贷出那些只会啃死书的普通法师几代,甚至是几十代人积累都可能达不到的魔法能量,而且这些借贷者们非但不敢弄死你,还生怕你死翘翘连本都回不来,只能持续投资再投资。
关系好的还好说些,能骂上几句消消气,关系差的还得一边自我找安慰,一边含着泪继续给法爷续命,生怕自己连本带利全都砸了。
但最后,只有那些体能大的能继续撑,在许久之后或许能见到回头钱,毕竟传奇法师一个个都寿命悠久,近乎不老不死。
像是那种类似自负盈亏,“小额贷款级别”的,基本半路就给跪了,别说是本金了,连利息都要不回来全都搭进去了。
难怪叫法爷,这年头,欠钱的果真都是大爷!
凯尔面色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这么一想,原本高大上的法师瞬间就接地气了,不光是接地气还全都要扎进土里洗不白了,按照他过去记忆中的代入感来看,在奥斯德兰帝国时代的那些传奇法师,被万人敬仰的存在,完全就是失信的老赖嘛,只不过他们赖皮的是一些大能者而已!
不行,不能想,越想画风就越歪!凯尔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这头魔物上,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求饶,直接一记挑斩将眼前的魔物劈成了两半,随后就连同被腐蚀坏的双手重剑一起丢进了凶暴鼠群中,进行毁尸灭迹。
看着先前被魔物堵住的大门,凯尔想了想,虽然畏惧那个恶魔领主,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还没有达成,凯尔咬了咬嘴唇,还是推开了房门。
神醫毒妃之廢物大小姐
鐵膽奇夢 冷眼望天
门后,一道灰败的魔法虹光照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