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b39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五百七十章 從左到右的款識看書-iuhi5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刚这么一提醒,被打的那男子就大声公开:“他的瓷器是假的,我有视频证明。”
那哥们气不过呀!
妖殿盛寵之萌妃鬧翻天 魚爺殿下
刚好拍到这家伙偷偷把瓷器埋到淤泥里面,他就想着这个把柄,分一杯羹,别说分一半,要三分之一,不算多吧?
可谁知,这个光头死也只愿意给两百块钱封口费。
两百块钱?打发叫花子吗?
于是,两人讨价还价,可光头最后的耐性就是五百块。才五百元,和他理想中的价位差太多了。
要知道,刚才那件瓷器,已经有人喊到二三十万。对他来说,五百元就是一个侮辱。
可万万没想到,光头忽然暴怒,疯狂打人。这回,他也顾不了那么多,才五百元,还要被打,去你他妈的!那就一起死吧!
豪門逆轉:冷妻王者歸來
因此,他逮住开口的机会,就大声喊出来。
这一嗓子,把周围的人都惊呆。还有这样的事情吗?大家都吓出一身冷汗,什么套路呀?老实说,有人这么干的话,那真的眼看都不一定为实,自己的眼睛都不能相信了。
接下来,他们看东西,也得认真一点,如果别人这么对他们,恐怕他们很难躲得过呀!
光头也脸色大变,连忙又是一拳打在那家伙的脸上,把人家的两颗门牙都打出来。
然后,他赶紧站起来解释:“大家别听这人胡扯,东西就是刚从泥里挖出来的,很多人都看到。这家伙想要勒索我,我自然不能让他得逞。
那瓷瓶,你们不妨让更加专业的鉴定师看看,真金不怕火炼。”
听到他笃定的话语,有人又有点犹豫,如果是真的,那么好的一个瓶子,就这么擦身而过,恐怕也会后悔一辈子。
胡杨等人则是看不顺眼,骗人就算了,还打人,这是不是太嚣张了点?在中国,不允许有这么嚣张的人,有的话,必须送他进去劳动改造。
虽然说,他们对拍了视频敲诈勒索的人也没有好感,但更不喜欢那个光头。
老实说,古玩行之所以那么乱,这帮人绝对是“功不可没”。
本来已经稍微远离的胡杨,忍不住转身往回走:“真金不怕火炼吗?我来看看。”
说着,他就将那件葫芦瓶拿上手,先装模作样观察一番。
刚才围观的那几位买家,纷纷将目光看向胡杨。刚才,就是这个年轻人提醒他们,这是假货。
现在,他们都想知道,“假”在什么地方。
葫芦瓶有着优美的造型、极高的美学价值、寓意吉祥,有着极为丰富的文化价值,得到了各代帝王的厚爱。
誅仙前傳:蠻荒行 蕭鼎
胡杨开口道:“你这一件葫芦瓶,看款识,大清乾隆年制。说明,这是乾隆时期的物件,者不难理解吧?”
那几位买家纷纷点头,此时,其他人也纷纷走过来围观,只有那个光头忐忑不安。而想要用视频爆料的那个男人,手机被光头弄到淤泥里面,挖出来后,发现已经用不了,忍不住怒视光头。
“那大家应该知道,清三代葫芦瓶的风格吗?”
顛峰大宋 枰木
见不少人都摇头,胡杨接着说道:“康熙时期挺拔、遒劲,雍正时期含蓄、细腻,乾隆时期繁缛、迤逦。
你们再看看这只瓶子,器表通施柠檬绿釉,釉色明快匀厚且有细密橙皮纹,其上以粉彩描绘各色折枝花卉如芙蓉、彩菊、玉兰、芝兰、海棠、红梅、石竹等,不一而足、错落有致,望之如天花散落、纷扬而下,间或彩蝶落于花尖、平添生趣。
絕世狂傲妃 forever妖嬈
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淡雅、清新,这根本就不是乾隆时期的风格。”
“难道,乾隆时期就完全没有这种风格的存在?”有人问道。
总感觉,胡杨的分析不够严谨。就像是八零后九零后的杀马特发型,难道人家零零后不能玩?总会有那么几个奇葩吧?
胡杨听了,笑道:“你说得也没错!是不能完全否定。
山河血 無語的命
大家不妨再看看这里,还是这个款识。一般来说,我们看到的,很多都是六字楷书款,少见篆书款和草书款,字体雄健有力,端庄工整,字与字之间距离比较大。
但你们看看这一件的,草书款,它的读法,是从左到右的。这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大家都知道,古代无论是写字,还是读书,都是从右到左。
我们现在从左到右,是近代才发现的事情。”
如果按照古代的写字习惯,在今人看来,写字的右手总是把已经写好的文字给掩盖住,而且右手腕或者衣袖还会把未干的墨汁碰糊。
古人之所以竖着写,是因为在造纸术发明以前,古人是在竹木简牍上写字的。竹木简牍都是窄长的竹木片,用绳串起来可卷成册。“册”字就是简牍的象形字,而打开卷册自然是右手执端,左手展开方便。所以,书写也就是自上而下,从右往左了。
汉字书写的自上而下,自右而左,也反映了古人的尊卑思想。古代,上为君,为父母;下为臣,为子女。右为大,左为小,“无出其右”就是没有超过的意思。
我们现在的书写习惯,准确来说是受到西方的影响,算是从西方传进来的。
阿拉伯文、希伯来文都是从右向左书写的,据说这与古代人在石头上刻字有关。对于一般人来说,左手拿钎子,右手拿锤子,刻字的方向自然是从右向左的。
听到胡杨这个分析,大家顿时恍然大悟,不再怀疑这件东西是假的了。
说到底,这几个买家也没什么本事,这款识是很容易就能看出破绽的,但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光头凶狠地看向胡杨,要不是这里人多,说不定胡杨就是刚才那个人的下场。
胡杨却丝毫不惧:“怎么?也想要打架?你不妨试一试,我能让你进去蹲个十年不出来,你信不信?”
光头不是傻子,也能看出胡杨的身份不一般,看一个人的气质,还是能看出一点本质来的。他对平民头可以肆无忌惮,但知道一些人是他不能招惹的,敢怒不敢言,不敢真的报复。
再加上,一时间他在这里被人喊打喊杀,只能连那个瓶子都不要,灰溜溜跑路,生怕被围攻。